首页 > 海岛博览 > 海岛史话

峙中岛:遗世独立待相知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从小沙的毛峙码头或长白岛出发,乘坐出海捕鱼的小机帆船,可以登上与长白岛一水之隔的峙中岛。峙中岛也叫五块礁岛。远远望去,五块礁的格局甚为分明。在“小岛迁,大岛建”的大背景下,与大多数无人岛屿类似,这里显出破败与原始,老旧的房子面朝大海,诉说着往昔的时光。

  走在唯一通往海边旧码头的村路上,远远就看到一群山羊,散落在山腰,像点点白团在草坡上跳动,整个渔村一下子有了生机。我们十分惊喜,难道还有人住在这个岛上?同行者以为那是野山羊,只恨没法逮到它们,要不然来一只烤全羊,那就幸福了。

  村落集中在一个山坳下,面朝大海。海塘围成一方浅滩,一丛丛的水芦苇青绿,退潮时,露出平坦的滩涂,涨潮时,形成一片片水塘。据说这里曾经是渔村的养殖基地。

  久无人居,每户人家的院落小道甚至破房里都疯长着杂草荆棘,齐过人腰。人行其间,纠缠着进出,腿脚上都拉扯出道道血痕。家园是需要守护的。没有人,再好的房子也将破落,风雨里,房梁断了,瓦楞碎了一地,灶头遗落的盆碗积满了厚厚的土灰。据说这个山坳下曾经居住着一百多户渔家,有男劳力一百多人,整个村子600多人,也算人口密集的小渔村。不妨回忆一下当年的情景,也是这样的盛夏,迎着海风与夕阳,出海捕鱼的男人们回来了,妇女们在灶前忙碌,炊烟升起来,孩童们在院落里玩耍,饭桌就放在院落里,开饭了,小鱼小虾透骨新鲜,大家都吃得有味。院外的养殖塘里,红旗蟹横行着踌躇觅食,弹涂鱼鼓着大眼睛东张西望。月升起来了,海面上有银光,海风带去了一天的疲惫……如今,这样的情形恐怕一去不复返了。

  山中有一坑道。坑道里有一个清凉无比的水井,成了我们纳凉的最佳处,有幸遇一位傅姓大伯来此挑水,我们便相约去大伯家小憩。山中的山羊正是他家放牧着,只是不喂养,任由它们生存。大伯说,这山羊恐怕有三四百只,他们自己都不知确切的数目。如此烧烤的酷暑,山羊遁山林中,出来的不多,我们不能发现罢了。大妈热心肠,忙着递扇子、切西瓜,热情降退了我们一身的热气。大伯一家平时也不住在岛上,只是偶尔来看一下山羊。大伯的儿子有一艘机帆船,来去方便。他们是岛上唯一的原住民,我们戏称大伯就是岛主。大伯说,到了每年十月份后,岛上会慢慢多些人,主要是张鳗苗的渔民兄弟。或许每年这个季节,岛上才会出现一些人气与生机。

  据说,过去的峙中岛,船班很不方便,不过民间还是有办法的。平时人们来往,事先约好在长白岛最东边的山点上烽火,火呈什么形状,峙中岛上的人们看到信号后,就知道是谁家的客人,谁家就摇着舢板去接。如果事先没有联系约定,好心的峙中人也会过去把客人接上岛。

  我们像鬼子进了村,在破败的民居里探寻,搜出了一堆渔村旧物。造型别致的煤油灯,带着青釉的盐埕,旧时代的提壶,带青花纹的旧碗,大眠床上的木雕,这些渔民们留下的旧物,被我们如同宝物一样地搜出,最终被爱好者们收集而归。

  正午时分,到处是热气,不敢出去的,听一家人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妈的故事讲得生动,说到本土的往事,又让我们感慨,小小的峙中却也有自己的英雄。解放前有强盗带枪上峙中岛抢劫,岛上有一位勇敢的村民,召集村民制服了强盗,收缴了枪支,后来强盗的同伙前来寻仇报复,村人最终敌不过强盗,那位勇敢的村民就挺身而出……

  意犹未尽地继续着烈日下的探访。码头边的礁石滩,有一道人为的石门,站在门下,弄堂风吹得紧,躺下来仰卧,看天空里的云飘鸟飞,听潮水在礁滩里盘旋,便不胜睡意,双眼朦胧起来。这是一段轻松的时光。

  滩涂上有渔船的残骸,散了架,却有了一种遗世的美。草色青青,苇荡悠悠,石头房子空空,看着看着,你就空灵了起来,好似一粒草尖上的种子飞升。

  峙中的山不高,路不远,海边礁石上可采些小螺,滩涂里可捉蟹、弹涂鱼。适合驴友们的一日游,听说岛上将来要开发,不知将会是什么模样。

   攻略

  峙中岛属于长白乡。长白乡位于本岛西北部,以岛设乡,由长白岛、峙中岛2个大岛屿和9个无人小岛组成。东临岱山县秀山乡,南临小沙毛峙村,西濒岑港马目,北遥岱山两头洞,距离定海城区16.8公里,上海77海里,宁波40海里。四面环海,陆地面积12.95平方公里。长白取名于民间传说。明太祖洪年间,大元帅信国公汤和去岱山岛平乱,驾船途经长白港,远望有一座岛,形状狭长,山上无草,秃露白石,曰:“此岛又长又白。”故后传之为长白岛。

  岛上自然风光不错,旧渔村气息浓烈,海边有芦苇荡、滩涂,退潮时,可以下滩涂,玩耍,捉螃蟹、跳跳鱼,礁石上可以捡螺。

   旅行路线:定海方向坐公交(52路、56路)或打的到达小沙毛峙方向至长白海丰码头,坐轮渡到长白岛。到长白岛后再联系当地小渔船业主前往比较妥当。谈好价格,记得索要船主电话,到时可联系返回事宜。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一棵树 望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