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博览 > 沿海人物

童话以外的人鱼传说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是的,她是一条美人鱼。只不过没有住在珊瑚礁砌成的宫殿里,也没有戴着一打牡蛎的海王祖母,就连那条银光闪闪的尾鳍,也不过是一套大约300元的表演服裹上脚蹼做成的。

    她实际上是个21岁的姑娘,名叫范桂英。在北京富国海底世界,和另外3个同龄的女孩儿扮演美人鱼。

    如果你花上75元,进入这家水族馆的海底隧道,就能看到这条“美人鱼”的身影。在蔚蓝的海水里,结伴的鱼群中,忽闪忽闪地有一抹亮色。海藻一样缠绵的长发,和一条缀满亮片的彩色尾巴,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而在后台,范桂英却不时趴到岸边,大口大口地喘气。为了美观,“美人鱼”们并不使用氧气瓶,每隔数十秒就要浮出水面呼吸。

    她们表演的舞台实际上是一个长50米、宽25米的标准游泳池。和“美人鱼”们一起游弋的,除了色彩斑斓的小型热带鱼,还有鲨鱼、海鳗、蝠鲼等大名鼎鼎的海洋杀手。

    “别害怕,它们并不咬人。”范桂英指着其中一条长达3米的大鱼,就像介绍一位熟悉的老朋友,“那是护士鲨。”

    在她眼中,这些海底霸王更像可爱的宠物:护士鲨的肚皮像沙袋一样粗糙,沙虎鲨因为牙齿外露而被称为“暴牙妹”,躲在珊瑚礁里的石斑鱼,轻轻挠一下还会撒娇。

    偶尔它们才会露出可怕的一面。小范曾经被一只海龟追击,因为一次水下喂食时的疏忽。那只饥肠辘辘的家伙在她背后张开大嘴,却迟迟不见美味送入,就死死咬住她的胳膊。

    “我吐了呼吸器在水里拼命喊,使劲甩胳膊都甩不掉。”范桂英捋起袖子,露出那次事故的疤痕。

    那一年,她只有16岁。作为山西省最早一批“美人鱼”,小范起初是在姐夫开办的水族馆里表演。出于安全考虑,父母并不认可这份职业,但拗不过这个幺女。5年来,她辗转至四川和北京,始终没有转行。

    “我喜欢,”她用略带西北口音的普通话说,“能和鱼一起游泳特别好玩。”

    说这话时,范桂英正准备下水。临近冬日,虽然水温保持在26摄氏度以上,但这条“美人鱼”仍然冷得发抖。她的双腿被紫红色的表演服紧紧包住,只能向企鹅一样笨拙地挪进水中。她还要戴上潜水镜探测“敌情”,以免和那些巨型邻居们相撞。

    只有在水中,她才显出美人鱼本色。她一会儿捧起白色的细沙,引来鱼儿们的追逐,一会儿抓起“尾巴”环成圆圈,和姐妹们做起套圈游戏。

    最令她兴奋的莫过于来自玻璃缸外的注视。每到黄金周等旺季,上万名游客会来到这家五星级海洋馆。他们常常堵在长达120米的海底隧道里,对着她们或竖起大拇指,或按动快门,甚至还有小伙子大老远地递飞吻。

    这种时候,这个“水下明星”就会忘却美丽背后的艰辛。因为时常泡在海水中,她的皮肤生疼;由于表演场次多,一天至少洗4次澡;身体免疫力下降,几乎每个月都得感冒。据说,这家五星级海洋馆里6年中走了30多条“美人鱼”,“大多数是因为身体原因”。

    所以,在陆地上,范桂英用钙片和鸡汤来保养身体。“这就是个青春饭。”她压低了声音说。这个从高中辍学、有些厌学情绪的女孩隐约觉得,自己的职业与美有关。毕竟,只有个子高挑、四肢修长的漂亮女孩才能做得了“美人鱼”,而且每次看到游客们兴奋的样子,她就会觉得别人很羡慕她,“因为看上去很美”。

    她知道安徒生写过一个美人鱼的童话,但至于那故事,她已几乎想不起来。她的姐妹们也想不起什么有关美人鱼的故事或电影。后来她们终于想起一个力士的洗发水广告,主角是一条美艳的美人鱼。姑娘们互相看了一眼,说:“衣服比我们漂亮。”

    “她们并不是靠幻想活着,而是为了生计活着。”她们的上司说。每次下水表演15元,加上底薪,月收入在1500元左右。此外的补贴,就是两瓶400毫升的蜂花牌护发素。

    而在表演之外,姑娘们还要干做鱼食、喂鱼等体力活。在硕大的案板上挥舞菜刀,将冷冰冰的鲅鱼和鳕鱼切成条块,“美人鱼”们个个练出了好力气。

    “海龟喜欢吃鱿鱼丝,大龙虾适宜的温度是21~24摄氏度。”卸去美人鱼装束的范桂英,穿一身深色运动服,拎着装满食物的红桶,丝毫不见在水里时的曼妙。

    这条水族馆里的“美人鱼”至今没有去过海边。“我更喜欢这儿,因为大海很危险。”她眯着眼睛想了想,又补充道,“也见不了这么多鱼!”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杨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