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博览 > 沿海人物

霍英东:情系南沙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要说南沙,就不能不说霍英东。要了解霍英东,就不能不了解南沙。

  南沙——霍英东!霍英东——南沙!南沙成了霍英东生命中的组成部分。十几年来,他为开发南沙、建设南沙倾尽心血。
  
  大海之子

  1996年10月16日,对于南沙、对于霍英东来说,都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由霍英东亲自指挥建造的世界上第一艘四引擎超高速铝合金双体喷射大型客船,在他的南沙新技船厂下水试航。

  作为作家,我有幸应邀参加了那次隆重、务实而并不奢华的新船下水典礼,那天,省市领导都来了,董建华伉俪也来了,一时贵宾云集,大家围着豪华、奇特、崭新的双体客船参观,啧啧称赞。我看到霍英东先生眼睛闪动着兴奋的动人心魄的光彩,仿佛一个父亲在等待、在注视着新生婴儿呱呱降生。

  我听到几位海军军官的对话,一下子身心都被震撼了!

  “不容易啊,不简单!”

  “是啊,在欧美发达国家,研制这样的高速船舶,跟研制战机一样,花费的都是国防开支,个人独资搞成这样的项目,只有中国的霍英东!”

  好一个“只有中国的霍英东”!

  就这一句话,足以令我用全新的眼光,以另一种角度来打量这不仅是中国第一、而且是世界第一的四引擎喷射船了。

  一个问号突然从我脑海里升起——霍英东拥有雄厚实力,为何不利用香港回归的大好时机去进军其他本小利大的领域,偏要踏足这本大利微、风险极高的大型高速喷射客船研制和建造?

  看着他红黑的脸庞,听着他略带番禺口音的广州话,我倏然明白了其中可能是最深层的缘由——

  他钟情于大海,他是大海之子。

  对于霍英东的身世,我在与他多次交谈中略知一二。他出生于香港的水上人家,幼年起在风波里颠簸出没,在海港渔村中穿梭往返,就连启蒙识字,也是在开设于小船上的“卜卜斋”和免费义学开始的。大海养育着霍英东,也在他的幼小的心灵上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一场暴虐的台风,卷翻了他家的小艇,夺去了他两个哥哥的生命。几个月后,备受丧子打击和恶疾缠身的父亲,也痛苦地撒手人寰。那一年,霍英东才7岁。

  巴斯德说过: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经历过日军占领香港时期的种种苦难:辍学、当苦力、受毒打……劫后余生的青年霍英东迎来香港重光,他向大海发起人生第一次重大挑战。

  早在皇仁书院读书时,他就迷上《鲁滨逊漂流记》一类海上历险小说,他渴望在大海神秘的某处掘出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

  最能体现他与大海有缘的经历,是他青年时代的海上航运业。

  5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朝鲜战争就爆发了。西方实行禁运,中国的对外贸易渠道全被封杀,正在抗美援朝的祖国急需大量燃油和建设物资,霍英东是搞海运的,加上他敢作敢为讲信义,冒险为内地运输物资,对做这种运输,他从来心地坦然:“国家有困难,作为中国人,为国家做事出力很应该。”

  事隔多年后,有位港英政府官员在会见新华社香港分社负责人时,谈起了霍英东,那英国人凭一些道听途说说了些不负责任的话,我方负责人立即直斥其非,他说:霍英东先生帮助祖国冲破帝国主义封锁,是爱国行动。这是当时中方支持霍英东先生对外界最公开的一次表态。

  大海铸造了霍英东不幸的童年,也铸造了他敢为天下先的性格,以一个以海为家的疍民的出身,晋身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恐怕在世界各国政坛中,也“只有中国的霍英东”!
  
  黄金水道开拓者

  70年代末,文革灾劫后的神州大地百废待兴,霍英东那个时刻准备着的头脑又预感到巨大的机遇向他走来。

  在北京,他又见到了刚复出的邓小平。这是他二见邓公,第一次会见邓小平同志是在1964年10月,他作为香港爱国同胞国庆观礼团的副团长上京之时。1977年夏的北京之行,使他断定中国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伟大变革,心里酝酿着一个大胆的计划,果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一开,他就义无反顾地率先向祖国内地大规模投资,先后兴建了番禺宾馆、中山温泉宾馆、中山高尔夫球场、广州白天鹅宾馆等大型项目,以及星罗棋布处于全国各地的医院、体育、教育等捐赠设施。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他的义举给予很高评价,邓小平还亲临中山温泉宾馆和广州白天鹅宾馆给予勉励,这对霍英东来说,是一生中最大的荣耀。难怪我每次与他谈话,“三中全会”、“改革开放”这些词汇总在他嘴里脱口而出,令我恍惚感到面对的并非一个香港亿万富豪,而是一个资深的老干部。

  但他仍觉得,光捐资、投资还不够,还要为国家切切实实做成一件大事,他乘上一条小快艇,亲身考察、踏勘珠江沿岸的水网地带,要自己掌握第一手的资料。

  当他乘小快艇沿江踏勘时,在因当年林则徐销毁鸦片而举世闻名的虎门对岸发现了一条小河道,周围数十里全是一片荒芜滩涂和小山,除了一两个乱挖乱采的石场,举目荒凉。他的精神突然振奋起来,独具慧眼的他敏锐地看出这片沉睡之地的巨大潜在价值,他看了看地图,这个地方叫南沙,恰好属于他的祖籍番禺县。

  人们介绍:这里在历史上曾是兵家必争之地,南沙的蒲洲山有当年林则徐建的炮台,就在著名的虎门威远炮台对岸,当年日军侵华,也曾在此登陆。

  怀古抚今,满怀爱国热忱的霍英东更对此地产生特别的关注。他用手一量,此地到广州约50公里,到香港、澳门约30多海里,几乎距离相等!他知道,如果以它为圆心划一个半径为60公里的圆圈,那在此范围内有14座大中城市、2000万人口,珠三角最富庶的风水宝地尽在其中。他还特别注意到,这里有条长达7公里、水深7至15米的深水岸线,风平浪静,是整条珠江条件最佳的水道。

  与海洋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霍英东赞叹:此地作为一个现代化交运港口的理想之地,简直是天造地设,妙不可言!

  万事起头难,首先搞规划。他重金礼聘世界著名的城市规划专家作了一个和世界经济接轨的南沙新城整体规划设计。当时我恰好在审图现场,亲眼看见他和美国专家讨论“小南沙”发展规划,他那种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