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博览 > 中国海岛

踏访峙中岛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从舟山定海的毛峙码头出发,乘坐出海捕鱼的小帆船,一路摇晃约半个小时,终于登上与长白岛一水之隔的峙中岛。峙中岛也叫五块礁岛。

  在小岛迁、大岛建的大背景下,与大多数无人岛屿类似,这里显出破败与原始,老旧的房子面朝大海,诉说着往昔的时光。

  走在村路上,远远就看到一群山羊,散落在山腰,整个渔村一下子有了生机,这让我们十分惊喜,难道还有人住在这个岛上?同行者以为那是野山羊,只恨没法逮到它们,要不然来一只烤全羊,那就幸福了。

  村落集中在一个山坳下,面朝大海,海塘围成一方浅滩,一丛丛的水芦苇青绿,退潮时,露出平坦的滩涂,涨潮时,形成一片水塘。据说这里曾经是渔村的养殖基地。久无人居,每户人家的院落小道甚至破房里都疯长着杂草荆棘,齐过人腰,人行其间,纠缠着进出,腿脚上都拉扯出道道血痕。

  家园是需要守护的。没有人,再好的房子也将破落,风雨里,房梁断了,瓦砾碎了一地,灶头遗落的盆碗积满了厚厚的土灰。据说这个山坳下曾经居住着百多户渔家,有男劳力100多人,整个村子600多人,也算人口密集的小渔村。不妨回忆一下当年的情景,出海捕鱼的男人们回来了,迎着海风与夕阳,妇女们在灶前忙碌,炊烟升起来,孩童们在院落里玩耍,饭桌就放在院落里,开饭了,小鱼小虾都很新鲜,大家都吃得有味。红钳蟹就在边上的滩涂里踌躇觅食,弹涂鱼鼓着大眼睛东张西望。月升起来了,海面上有银光,海风带去了一天的疲惫……如今,这样的情形恐怕一去不复返了。

  正是盛夏,山中有一坑道,成了我们纳凉的最佳处,坑道里有一个清凉无比的水井,有幸遇一位傅姓大伯,大伯来此挑水,我们便相约去大伯家停憩,得知山中的野山羊正是他家放牧着,只是不喂养,任由它们生存。大伯说,这山羊恐怕有三四百只,山羊遁山中,如此酷暑,出来的不多,所以我们不能发现罢了。大妈热心肠,忙着递扇子、切西瓜,热情降退了我们一身的热气。大伯一家平时也不住在岛上,只是偶尔来一下,看一下山羊。大伯的儿子有一条机帆船,来去方便。他们是今天岛上唯一的原住民,我们戏称大伯就是岛主。据大伯介绍,到了每年十月后,岛上会慢慢多些人,主要是张鳗苗的渔民兄弟。或许每年这个季节,岛上才会出现一些人气与生机。

  从老伯一家的热情,这里的民风可见一斑。据说,过去的峙中岛,船班很不方便,不过民间还是有办法的。平时人们来往,事先约好在长白岛最东端的东山嘴放几堆烟火,火呈什么形状,峙中岛上的人们看到信号后,就知道是谁家的客人,谁家就摇着舢板去接。如果事先没有联系约定,好心的峙中人也会过去把客人接上岛。我们在破败的民居里探寻,搜出了一堆渔村旧物。造型别致的煤油灯,带着青釉的盐埕,旧的提壶,带青花纹的旧碗,大床上的木雕,这些渔民们留下的旧物,被我们如同宝物一样的搜出,最终由一位热爱海洋文化的作家收集而归,也不知这些路人不以为然的破烂,又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在作家的文字里?

  正午时分,到处是热气,不敢出去,听一家人讲那过去的事情,意犹未尽,继续着烈日下的探访。码头边的礁石滩,有一道人为的石门,站在门下,弄堂风吹得紧,躺下来仰卧,看天空里的云飘鸟飞,听潮水在礁滩里盘旋,便不胜睡意,双眼朦胧起来。这是一段轻松的时光。

  峙中的山不高,路不远,海边礁石上可采些小螺,滩涂里可捉蟹、弹涂鱼。适合驴友们的一日游,听说岛上也在开发了,不知将来又会如何?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姚崎锋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