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阿毋”后话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那时候居委会要派义务劳动去修海塘,家家户户都得有人去。没有劳动力的人家,可以出钱雇人。“阿毋”皮肤白净,真不愿意去日晒雨淋,晚上在乘凉的时候对我说:“阿舅,你帮‘阿毋’出工,‘阿毋’不会亏待你! ”暑假里反正没事,我有的是力气,就代她出了工。回来后,她摸出亮晶晶的整整八个五分的角子,厚厚一叠,整齐地放在我的面前。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报酬呀!让我高兴了许多天!

  我姐姐家跟“阿毋”一家关系很密切。过年时今年我们会去买一只鹅分成两半,一家一半。明年会去买一只猪头分成两半,一家一半。他们家需要男人做的活,姐夫和我这个“小男人”会争着去做。“老王阿伯”的儿子在杭州大学政治系读书,暑假里会回来探亲。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福建省林业厅,后来当上了政治部主任。我曾经出差的时候去看了他一次,他尽了地主之谊款待了我,我们相聚亲密,笑谈了过去……

  “阿毋”为人慷慨大方。快人快语,往往容易得罪人。有时候同邻居磕磕碰碰时候,别人老是挖她以前风花雪月的疮疤,使她十分生气。

  当时,“阿毋”长期抚养一个“双右派”的下一代“依路”,需要承受政治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可是“阿毋”和“老王阿伯”断然没有理睬,平静得很,始终悉心照顾这个孩子,丝毫不图回报。一直到他娶妻生子、成家立业,这是多么难得的情感呀!“依路”后来成为一名当地有名的高级厨师。企业改制以后,夫妻二个现在在经营沈家门有名的夜排档中的一个摊位,接待来自四面八方的来客。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双右派”夫妻都彻底平了反。“依路”的爸爸被安排到国营曙光农场当上了供销科的科长,王阿姨也回到了财政局。他们全家感激“阿毋”一家的患难之交,来往得比亲姐妹还要亲。后来,“依路”爸爸得病先走了,王阿姨至今还健在。

  “庆安里”被拆迁后,“阿毋”一家同“七十二家”房客一起,搬进了新楼房。邻居们虽然大都住在一栋楼里面,碰到的机会少了,再也没有像“七十二家”房客那样热闹。前些年我去舟山看望姐姐、姐夫,她还在一起打麻将,眉目还是那么清秀……不久,“老王阿伯”先“走”一步。 2016年,“阿毋”也过世了。“阿毋”弥留期间,福建儿子全家、温州女儿全家、“依路”全家,还有王阿姨,全部守在她的床前。“庆安里”的老邻居也都来送行。得知这个消息,我在杭州难过了好几天……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春天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