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东沙面条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和许多百年老镇一样,东沙古渔镇也有其喜好的饮食习俗,也留传下几种值得称道的特色美食。

  东沙以前有个大菜场,据说是清代建筑,前几年被列为了省级文保单位。以菜场为中心的横街,曾形成过当时著名的岱山十景之一“横街鱼市”。

  小时去东沙,大多是跟妈妈去卖蔬菜瓜果。菜场的热闹,很吸引我。但心里最盼的,还是等妈妈说那句话:“自己去买个大饼吃。 ”东沙很多小吃美食,馄饨、大饼、海棠糕、豆浆、油条、小笼包等。最气派的是坐在合作社里吃光面,光面就是没别的伴菜,只有汤头浇在煮熟的面上,撒点葱,也可称阳春面。遗憾的是,相对于大饼,面条贵,所以那时的我,东沙面条一次也没吃过。

  儿子上幼儿园时,我们有时去附近的小吃店里吃早点,发现其中一家生意特别好,顾客常从店里一直坐到外面的人行道上。据说那家的面条特别好吃,是“东沙面条”。有一次,我们也进店去尝鲜。面的花样很多,肉丝面、青菜面、海鲜面、排骨面,也有光面。我点了碗光面,近乎琥珀色的面条,条条分明,用筷子撩起几条,慢慢嚼,温软,却又Q弹。浅浅酱红的汤,使三五葱花恰好能漂浮起来,喝一口,感觉是清淡的,却又留丝丝甘甜。我不知道以前的东沙光面到底什么味道,我吃着的这碗和它可有几分相似?只记得那油漆斑驳的合作社的店铺门板、屋里总缭绕着白色的烟雾、跷着二郎腿吃面的顾客,还有吃饱出来的人,那油花花的嘴……

  但有一天,那家店忽然不知搬到哪去了。又后来,在本地论坛里,看到有人在追问它的去向,用煽情的文字,表达对“东沙面条”的感情。

  儿子上小学时,有一次我和一位初中老同学聊天,我们俩的儿子刚好在同个班级。她说她儿子近来基本上每天都要吃宵夜。“吃面条,而且要东沙面条。 ”她强调说。我觉得挺好,爱人于是自告奋勇,说他知道一家有卖干面条的,正宗东沙的面条,他十几岁时就知道,去吃过,也曾买过干面条,虽说不清具体地址,凭记忆和感觉应该能找到。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爱人带着儿子,开车去东沙,买了一大袋干面条回来。儿子说,转了很多弄堂,转得都不知道方向了,眼看前面要没路了,没想到那座看起来不像有人住的房子,竟然就是做面条的。我们当晚烧面条吃,儿子说,面条还不错,不过整碗面的味道不咋滴。爱人一语道破天机:“面好,还要汤好啊。就你妈那汤,能好吃么? ”说完,故意夸张地瞪着汤。我想,也许是他的味蕾,忆起了“东沙面条”的余味,如传说中的色香、汤鲜、面嫩……

  时光匆匆过,如今儿子都上大学了,对我们来说,这些年东沙几乎不特地去,东沙面条和其他美食小吃大多留存在记忆中。但在这个冬天,“东沙面条”成了“网红”。舟岱大桥开通后的第一个春节,无数游客做客岛城,东沙古渔镇几乎是必到之地。东沙的美食小吃自然是生意火爆,东沙的面条据说更是“一面难求”,我们甚至也动了跑去东沙吃面的念头。我知道东沙现在还有好几家面店,据说坚持用祖传的工艺制作面条,汤和配料依然很讲究,都保持着原始的“东沙味道”,早已名声在外。但我不知道那些面店还做不做“光面”,老龄化了的古渔镇,在平日的安逸里,在阳光温暖的早上,是不是依然有三五老友,相约走进面馆,说一句“一碗光面”。三五分钟后,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油花在清亮的汤里打圈,葱花青碧,氤氲在面的热气里,老友们的味蕾和古渔镇的记忆慢慢舒展……

  是为美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鱼享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