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民间艺术

矫健大鸟衔来一粒神奇种子——《翁洲走书》序言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翁洲走书,如传说中一只矫健的大鸟衔来的一粒神奇的种子,落在六横岛那肥沃的泥土中……

  对于六横之名的解读,至今尚带有神秘色彩,神秘在于那个“横”字,李太白“天姥连天向天横”中的“横”,也许和六横岛的“横”有相通之处——“向海横”,横陈于东海上……

  六横岛古称黄公岛,岛上曾居住过神人黄公,当他用大红的丝织物绾束头发时,云雾和山河就幻化出来了。黄公佩戴赤金做的刀剑,能用幻术制服龙和虎。

  清光绪朝《定海厅志》记载:

  黄公,东海人,少为幻术,能制龙虎,常佩赤金刀,以绛缯束发,立成云雾,立成山河。

  翁洲走书鼻祖安阿小是位行吟诗人般的民间艺人,他的身世似黄公般神秘,而他的面容总是带有深深的忧伤。他用大毛竹根做成的“笃鼓”,为他的歌声伴奏,他歌唱的,都是中国历史上的英雄:有被“莫须有”罪名冤杀于风波亭的岳飞,有大战牛头山的高宠,有手托千斤石的武松,有“一十三岁封都督”的周瑜,有设“空城计”的诸葛孔明……很少有六横岛的百姓知道这位民间艺人曾是位“长毛”,曾经驰骋疆场,与清廷的绿营兵拼刀拼枪。

  这位落魄的英雄本姓沃,他到六横岛来,是为了寻访同样落魄的战友,寻访曾依稀从前辈口中听说过的在东海上的一支沃姓族人……

  那支族人就住在六横岛的大支村。

  安阿小就在大支村住下来。他卖艺的足迹,遍于六横岛,他告诉听众,他从翁洲的马岙庄来,他的歌,名“北滩翁洲老调”。

  当安阿小那简陋的墓塚出现在朝阳的乱石岗上时,他的歌声却留下来,传承于他一代一代艺徒的口中。

  “北滩翁洲老调”艺人沃阿定,从族辈上说,称安阿小为爷爷;从艺谱上说,应尊安阿小为师祖。人们都赞赏沃阿定的歌,说他的演艺超越了师父、师祖,很是“行”——唱得很精彩,广受欢迎。

  六横岛人没有太多关于安阿小生活的传说——比如他有没有红颜知己,有没有一男半女。

  六横岛的男子汉们,深受北滩翁洲老调那艺术的熏陶了,深受《说岳全传》《三国演义》《水浒传》的影响。民国十六年(1927)的春节,六横岛的男子汉们,仿效《水浒传》中的英雄,来了一次叛逆行动,在岛的历史上称为“六横暴动”。在领头的人物中,沃阿定名列第二,因为他的足迹和歌声,往复于岛上的村村岙岙,他就成了叛逆者中的联络官和谋划官。

  尽管,叛逆者们的起事因由和过程各有不同,但若干颗鲜活的心脏在欠缺理性的残忍中停止了跳动,结局是一样的。

  沃阿定被推上了被告席,关押于监狱中。

  出乎意料的是,沃阿定的歌声,也征服了狱官,并允许他到监狱以外的地方去演唱,比如上流社会的堂会、寿庆。狱官还允许沃阿定把监狱厨下的剩饭晒成干,让他的妻子把饭干带到六横岛,作为口粮。

  终于,年届不惑的沃阿定从省城回到了六横岛,其身份由囚犯变为自由民。他又行走于岛上的村村岙岙,继续吟唱这时已经称为“翁洲老调”的走书,面容和祖师安阿小一样,带着深深的忧伤……

  若干年后,当“六横暴动”成为遥远的历史时,沃阿定把自己的叛逆经历融进了“翁洲老调”,把他和伙伴们的故事当作歌来吟唱——在这一点上,他比他的师祖幸运,因为师祖只能借历史上的英雄来抒发自己的情绪,而沃阿定则可以直抒胸臆……

  沃阿定前后收了艺徒——虞定玉、虞振飞、汪康章、刘章成。徒弟们在满师后或满师若干年后,都不再吟唱翁洲老调,而改唱从宁波传过来的“莲花走书”和镇海传过来的“蛟川走书”。只有沃阿定的高足虞定玉,始终吟唱翁洲老调。

  沃阿定逝世于1975年。

  12年后,虞定玉逝世。

  目前在世的,汪康章和虞定玉的高足张安信,尚能在“非遗”专家拜访时唱一段翁洲老调。

  1980年代,在文化部门的用语中,翁洲老调改称为翁洲走书。

  2017年处暑,在长峙岛开行的渡轮上,赵学敏先生品着茶,谈论着翁洲走书的历史……一个小时后,我们在沃阿定长孙沃召昌先生的陪同下,到了六横岛大支村沃阿定的墓地,用香烛凭吊这位诞辰120多年的著名民间艺人。

  此后,我们访问了沃阿定先生的族弟沃耕春——并用由他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上了居住于北仑郭巨的翁洲走书第五代传人汪康章先生。午饭后,我们请六横岛文化名人唐更华先生指点六横书场的旧址——沃阿定先生曾坐在农具稻桶中,由乡人抬着来演唱他的翁洲走书。

  那个下午,在双塘村,我们访问了正以算命为业的翁洲走书第六代传人张安信先生——他身材魁梧,嗓音宏亮,是一位十分有男子汉气质的老人,他曾经是位出色的渔民,正当“廿岁后生”时,被青光眼疾夺去了光明。

  关于翁洲走书的采访,就从这一天开始了……

  翁洲走书是兴衰于六横岛上的、历时一个半世纪多的日渐消亡的民间艺术。本书记载的,即是以安阿小、沃阿定为主人翁的,抒发他们人生抱负、人生悲欢的翁洲老调。也许,翁洲老调注定只有如安阿小、沃阿定这般有叛逆精神和跌宕人生经历的人才能演唱。他们人走了,吟唱的歌也随之消化了,如一阵风。《定海厅志》记载了黄公的老去:

  及老,气力羸惫,饮酒过度。有白虎见于东海,黄公以赤刀厌之,术不行,为虎所食。……今六横岛,一名黄公山。有黄公祠。

  黄公看到东海上出现白虎,想用他的赤金刀和幻术制服那虎,只是他老了,且饮酒过度,想伏虎却为虎所食……

  2018年4月14日草于东海学院

  《翁洲走书》为舟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经典作品集·曲艺卷之一,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张坚著。本文标题为编者所加。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张坚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