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文艺快报

舟山音乐的生命力在于移民风与海风的混搭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舟山庙会锣鼓时期五音锣演奏姿势图

  数百年来,舟山的大小岛屿上,那些穿梭于田间地头和海洋的劳动者,将心头最朴素的情感凝结成旋律,成就了舟山音乐的文化魅力。那走街串巷的“卖剪子嘞呛菜刀”吆喝声让人熟悉而难忘记,这一切都或许是因为舟山本土音乐种类丰富、各具特色、影响深远。

  市非遗专家委员会委员、原舟山市文化馆馆长、今年76岁的何直升在中学毕业后,就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东沙渔歌》和《大四景》,深深着迷于这曲调和歌词。从此之后,他也与舟山的歌谣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已有58个年头。

  三次移民,舟山民间音乐“出生”在大陆

  舟山的传统音乐分为两大类,一类为器乐类,一类为民歌类。“舟山民间的乐器历史悠久,里面的种类也很多。”何直升曾对舟山民间乐器做过一番调查研究,发现可分为鼓吹和丝竹两大类。其中,鼓吹乐器历史悠久,在明朝之时就已有舟山锣鼓的记载,“那时候每逢清明、过年时的祭祀活动,就需要吹吹打打来烘托气氛。”

  何直升在研究中发现,因为明清时期的海禁,舟山原住民经历过三次的大迁徙,所以很多的乐器就是在那时有了断层。所幸后来又恢复了定海县,很多舟山原住民的后代又迁徙回舟山,与其一起回来的,还有宁波、绍兴等地的民间乐人,并逐渐在舟山形成了民间吹奏班。此时,浙东音乐文化也跟随着这批人一起传到了舟山,出现在了当地大大小小各种出会中,因此舟山绝大部分的乐曲音调都有浙东风格。

  从敲锣打鼓到丝竹演奏,民间乐成了喜事乐

  曾经,舟山的吹奏乐器主要有笛子、笙、唢呐等,击打类的则有锣、钹、鼓等,丝竹类的乐器则有月琴、越胡、京胡、二胡、秦琴、三弦等。在清初至解放前夕,鼓吹乐器一直都在民间很流行,“我以前住在定海状元桥附近,那时候举行庙会,我都会听到锣鼓声,还能看到民间艺人坐着鼓亭(船鼓)进行大游街。那时演奏的曲调有的就是光打锣鼓,有的则是用锣鼓加曲子来表演,而曲子大多是来自戏曲曲牌。”说着,何直升就翻找出相关的资料,“看,这就是那时的鼓亭,像亭子一样,里面放着三音鼓,前后两人抬着亭子,中间那个乐人进行演奏。”那时候的民间乐人使用这样的乐器是为了便于行走。

  渐渐地,各村各庄开始组建吹打乐队,一些丝竹乐器也开始崭露头角。而当时丝竹乐器演奏的调子大多为《朝元歌》、《一江风》、《三六》等民间乐曲。再后来,这些民间的吹打乐队开始脱离群演,自己独立发展,并成为了百姓举办满月酒、做寿、结婚等喜事中的重要娱乐项目。

舟山民间早期三音锣演奏姿势图

  粗犷而热闹的岛城乐调,随“海”变化

  在对舟山民间音乐调研中,何直升就发现这些民间的吹打乐队逐步分化出许多小唱班,如白泉高家小唱班曾在舟山闻名遐迩。“高家小唱班的人是以高家家族人员为主的。”当时,舟山的吹奏班遍地开花,如岱山的小宫门班、岱山东沙的芭弄村王家班、沈家门荷外的丝竹乐队等。

  除此之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还有一些技艺高超的艺人自立门户,单独出来表演,如定海北蝉一洪姓艺人,弹得一手好琵琶,成名曲为《他乡遇故知》;岱山东沙艺人徐文庆以三弦和琵琶出名,成名曲为《小乐班》等。

  无论是自立门户的艺人还是抱团出演的吹打乐队,刚开始演奏的曲风与浙东音乐相差无几,但渐渐地,这些曲风开始融入了海岛特色,乐曲显得粗犷、热闹,曲调速度和歌词也都发生了变化,与浙东音乐“似像非像”,最终形成了舟山自身的乐种。

  移民风与海洋风融合,让歌曲更丰富

  在这些变化中,舟山的民歌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舟山的渔民号子其实是一种劳动号子,富有节奏感,给人一种渔民捕捞时的力量。”何直升在研究中还发现,舟山的民歌除渔民号子外,还有很多种类,如抒情的渔歌,采用演唱或是有词无曲的方式进行,而唱的曲调也是以当时流行民间小调为主,唱词反映的都是当时的渔业生产、渔民生活方面的。除了渔歌外,在农田干活的农民们则有地头山歌;也有城乡居民生活休闲时爱唱的民间小调,如《五根调》、《对花送郎调》、《怕老婆调》等;还有红白喜事的风俗歌曲,如《六句 (讠赞)》、《八句(讠赞)》、《贺郎调》等,以及童谣、叫卖歌等,其中最具有舟山特色的要属叙事歌,也就是以讲话的音调向人们讲新闻、讲故事,如翁洲走书就是这种形式。

  何直升告诉记者,舟山音乐的产生,学界一般认为是从明末清初开始的,像翁洲走书这样的舟山非遗音乐有100多年的历史,而渔民号子产生的年代更已是遥远而难以考证。这些民间音乐的曲调是随着移民从大陆传过来,在海岛渔民中长期的传播后,渐渐融入了海洋风,有了渔民们特有的豪迈、粗犷等特色,更贴近本地人的风俗个性。“生于大陆而变于海洋”,移民风与海风的混搭这或许正是舟山音乐的生命力。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岑瑜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