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研究 > 文化探讨

传播禅学、宋韵的大国使一山一宁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一山一宁画“鸡”

  一山一宁 (1247~1317),俗姓胡,号一山,法名一宁。台州临海城西白毛村人,临济宗杨岐派九世法裔,宋末元初高僧。自幼机敏超群,稍长,由其叔父灵江介绍,至天台山出家,先于邑之浮山鸿福寺师事无等慧融,学临济宗大慧法系禅法。后入四明普光寺,从神悟处谦习《法华经》。又学律部于真应寺,习“天台”教义于延庆寺。因嫌“义学之支离”,继上天童寺、阿育王寺就简翁居敬、环溪惟一、藏叟善珍、东叟元恺、寂窗有照、横川如珙等禅师参禅。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与晦机、云屋两僧奉诏删修《百丈清规》,辑成一代典章《咸淳清视》。后往普陀山,得法于顽极行弥。嗣虎丘法系中的曹源派之法。元至元二十一年(1284),出主昌国(今定海)祖印寺。至元二十六年移普陀山宝陀寺。至元三十一年(1294),由愚溪如智举荐为普陀寺的住持,以学识通达,清谨自持,为道俗所尊仰。

  元初,忽必烈曾一度用兵日本,虽远征失败,但仍抱臣服日本之心。随着战争硝烟慢慢散去,他转而采用怀柔的政策,知日本“倾向佛乘,欲聘有衲子,劝诱以为附庸”。元至元二十年(1283),忽必烈礼请普陀山观音寺住持愚溪如智和王君治奉诏赴日,途中为恶劣的天气所阻未成。翌年,又委派如智与王积翁东渡为使。但途中王积翁被船员所杀,如智只好一人回国,出使之事又一次半途而废。元大德二年(1298),元政府拟再派名僧为使,赴日以“通二国之好”。第一次出使未果的愚溪如智,以已年事已高理由推辞,并保荐自己的接班人一山一宁为中国信使东渡。于是元成宗敕宣慰使阿达剌等50余人至普陀山寺,宣读宣慰使手书及僧录司官书。赐一宁金襕袈裟及“妙慈弘济大师”称号,命充“江浙释教总统”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一山一宁作为正式的元朝使节,携同弟子石梁仁恭和曾游化过日本的杭州径山寺禅僧西涧子昙等5名僧人,踏上赴日之路。他带去铁木耳给日本的国书,称:“有司奏陈,向者世祖皇帝尝遣普陀禅僧如智及王积翁等两人奉玺书通好日本,咸以中途受阻而还。爰自朕临御以来,绥怀诸国,薄海内外,糜有遐遣。日本之好,宜复通问。今如智已老,普陀僧一山一宁道行素高,可令往谕。附商船以行,庶可必达。朕特从其请,盖欲成先帝遗意耳。至于惇好息民之事,王其审图之! ”国书充分表达了睦邻“通二国之好”的诚恳愿望。

一山一宁画“寒山、拾得”

  一山一宁一行于元大德三年(1299)三月,自庆元(今宁波)搭乘来中国的日本商船远涉重洋,顺利抵达日本九州岛博德。当时,日本是源氏镰仓幕府,由大将军北条贞时执政。有人向幕府告密,指控一山是中国派来的间谍,来日本是想刺探军情的。因此,日本官方非但不让他进京面呈《国书》,一山一宁刚踏上日本国土,就被北条贞时软禁于伊豆国(今静冈县)的修禅寺。但一山待日本人至诚,每日礼佛诵经,谈笑自若。当时日本朝野人士纷纷规劝贞时:“沙门者,福田也……在元国,元之福也。在我邦,我之福也。 ”崇奉禅宗的贞时在朝野人士的多次规劝下终于明白,一山是来寻求和平友好的,因而也就顺应众议一改初衷,对一宁以礼相待,并请一宁出任建长寺住持。十月,一山由贞时的幕府迎抵镰仓,受到朝野僧俗的热烈欢迎,殷诚款待。三年后,迁于圆觉寺,在职两年,又回建长寺,后曾一度出主净智寺。一山与日本皇室、幕府官员及各界人士广泛接触交往,弘扬佛法和传播华夏传统文化。他博学多识,精通诸子百家之学,对教乘诸部,儒道孔孟百家之学造诣很深,对史学、小说、乡谈也多通晓,又工书法(一山一宁特长颜体和草书,他将元代风格带进了日本,为日本书法界带去了宗峰妙造大师、梦窗疏石等高僧的墨宝,世人称谓“禅宗风格”。“禅宗风格”长期流行于日本南北朝和室町时代的武士、官吏之间),应用十分广泛,“常有缙绅士庶随喜,门庭若市”。做过他亲侍弟子的日本人虎关师炼(日本理学先驱)在日本德治三年(1307)时这样记载:“伏念堂上和尚(一宁)往己亥岁,自大元国来我和域,象驾侨寓于京师,京之士庶奔波瞻礼,腾沓系途,惟恐其后。公卿大臣未必悉倾于禅学,逮闻师之西来,皆曰大元名衲过于都下,我辈盍一偷眼其德貌乎!花轩玉骢,嘶惊輶驰,尽出于城郊,见者如堵,京洛一时之壮观也。 ”日本正和二年,也就是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后宇多法皇下诏关东,邀请一宁入京主持南禅寺,亲询法要,为京都南禅寺第三代住持。自此,一宁的禅法大行,朝廷官员、贵族及僧俗信徒等,纷纷前来参禅问道,禅风盛扬。后他以老病,屡请退隐,乃潜遁越州。天皇特下书,慰谕使归。日本文保元年(1317),年已71岁的一宁遗书于后宇多法皇,留下“横行一世,佛祖钦气,箭既离弦,虚空落地”的偈语,泊然而化。一山患病期间,后宇多法皇一再驾临慰抚问病。一宁圆寂后,后宇多天皇赐谥“一山国师妙慈弘济大师”之号,简称“一山国师”。敕将其塔建于龟山上皇庙侧,并亲撰“宋地万人杰,本朝一国师”像赞,以示怀念之情,秉达了日本人民对一山大师的崇高评价。又特派日僧月山友桂专程护送一山国师灵位来中国,安放于庆元阿育王寺。


一山一宁自画像

  一山一宁访日以中国优秀的文化为纽带,加深了中日人民友好感情,阐明朝廷修复中日睦邻友好本意和立场,结束了当时中日之间的战争状态,开始友好往来发展。元大德九年(1305),日本互市贸易船进入庆元港,著名的日本和尚龙山德见(拜在一山门下的高足),日本的理学先驱一山一宁培养的弟子虎关师炼,搭乘日船来到中国参访游学,逗留中国达45天之久。次年(1306)又有“倭商有庆等抵庆元贸易”,源源不绝的日本友好船队踏浪而来,在华东南各港埠进行互市贸易。

  一山留居日本近20年,带动了日本的禅学、文学、宋韵、诗词书画等方面的长足发展。他在日所传禅学法系,为古代日本禅宗二十四个流派之一,号“一山派”。他在日本五山讲学,僧侣们将汉诗文修养作为禅家必备条件之一,培养出一批儒禅兼通的学问僧,被视为五山文学始祖。其中如龙山德见、雪村友梅、东林友丘、嵩山居中、无着良缘、无相良真、无惑良钦等。其中五山文学开山奠基人雪村友梅(1290~1346),最为出名,他从一山学习汉学,在参禅之余喜读汉诗,其门下约占一山派的八成。雪村友梅等人及他们的门徒雪溪支山、太清宗渭和太白真玄、万里集九、季琼真蕊等都是室町时期五山禅林中的活跃人物。多次到中国参拜名山宝刹礼拜祖庭,研修佛学以及孔孟之学、文艺和科技工艺,进行中日友好交流,归国后各化一方。雪村友梅住元20年,曾拜访赵孟頫切磋书艺,其书法笔势雄浑,使赵为之惊叹,而当时赵的书画是最受日本人推重的。龙山德见足迹遍及黄河、长江之域。在他于元至正九年(1349)返回日本时,中国已是元末顺帝朝,而日本国已成足利氏室町幕府时代。据日本学人本宫泰彦考查,元代日本和尚赴中国史册留名的达220余人之众。木宫泰彦评论说:“……固高僧也。来日之后,在镰仓、京都张法筵,前后凡二十年。上下之尊信极笃,所住之处,缙绅士庶之随喜者,门庭如市。其及于日本精神界之影响极着。弘安以来,几乎断绝之中国留学,所以能再盛者,全由一宁刺戟而成。 ”鉴于一山使日通好后,对日交通贸易增长态势,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于延佑四年(1317),特命江浙行省左右司都事王克敬驻四明(宁波),经理中日事务,对日本国人“抚以恩惠,皆贴然受约束”,而原来祖籍江南的中国战俘之后,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也返回故国,重见亲人。


一山一宁画“竹”

  一山所得的禅学,被日方定为中国佛教临济宗的一种学派叫“一山派”,至今还在流传。 1925年,中国佛教界名僧太虚法师、道阶法师和王一亭居士等22人,在日本参加东亚佛教大会期间,在日本为一山一宁大师建立了纪念碑。 2004年4月,中国佛教协会一行11人,应邀访日和出席京都“南禅寺开基龟山法皇七百年御忌”法会,再次祭扫一山国师墓塔,并和日本国临济宗南寺派缔结友好关系。“一山国师纪念堂”和“一山一宁国师灵塔(迎回一山部分灵骨舍利)”已在普陀山落成。日本国临济宗南禅寺派管长中村文峰长老一行21人,专程护送一山大师部分灵骨舍利到普陀山。中村文峰长老在其《一山国师象开眼香语》中云:“普陀山主渡扶桑,经络南禅对帝皇。开眼今朝古旧地,秋风渐淅道名香。 ”七百年前如智两次渡海,一山19年耕耘缔造的中日佛教界殊胜因缘,肯定会传承千秋。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阿能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