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盐文化 > 盐业文化

1936年,震惊全国的岱山盐渔民运动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图为仓皇出逃的缪光在海涂被盐民团团围住的场景(墙雕)

  1936年7月,岱山岛上发生了大规模的盐渔民运动。愤怒的盐渔民群众焚毁了秤放局大院,打死盐霸、伪秤放局局长缪光及反动盐警20余名,迫使反动政府及其盐务当局取消了“产盐归堆”和“渔盐变色”的反动条令。

  这是1927年3月岱山第一次盐民运动以来,岱山历史上人数最多、声势最大、影响最深的盐渔民联合暴动。

  1935年,盐务当局屡以整盐为名,不断增加盐税,一方面强迫盐民用红粉拌白盐(每百斤拌四两),作为渔盐标志;另一方面迫令盐民把每天产出的盐在下午4点之前挑到指定的地方集中归堆,家里不许贮藏过夜。在盛夏时节下午三四点光景正是晒盐的大好时光,为了赶上归堆时间,盐民只好提早收盐,不但浪费工夫,而且大大缩短了结晶时间。产量降低,必将影响生计,盐民们苦苦哀求,并派人上访请愿,而盐务当局置之不理。

  1936年仲夏时节,岱衢洋大黄鱼旺发。自从渔盐拌红之后,用红盐加工的鱼货,成了红鱼红鲞,既不好吃又不好看,而且容易发霉腐烂。不仅广大渔民深受其害,对大部分鱼厂和鱼商鱼贩也造成了严重损害。同时,繁杂的配盐手续还严重妨碍了渔民生产。秤放过程中,那些盐警又蛮横无理甚至殴打盐渔民群众,激起了广大盐渔民的极大愤慨。

  7月10日晚上,共产党人黄国光和原岱山念母岙盐民协会主席冯天宝当机立断,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发动全岱山盐民扛板罢晒。

  7月12日,全岱山盐民一齐罢晒。7月13日,4000多盐民在司基东岳宫集会抗议,随之高亭、南峰山渔民也来到会场。随后,几千名盐渔民群众结成请愿队伍,浩浩荡荡向东沙角行进。当队伍行至龙眼,与前来镇压的盐警相遇,双方发生冲突。盐警见群众势大就向秤放局逃遁。群众奋力追击,一齐涌到了东沙角,围住了秤放局。

  同时,停泊在东沙角一带的外地渔民也前来助战。一群奉化渔民先赶到念母岙的玄坛庙,缴获了驻守盐警的十多支步枪,随后疾奔东沙角协助攻打秤放局。

  下午3点,一群强悍渔民凭借少量武器,冲到了秤放局门前的空地上,盐警队被迫退进局内,盐渔民几次越墙都未能攻入。天黑之后,秤放局内的缪光惶急万分,请求电灯公司关闭电灯,妄图在黑夜中拖延时间。盐渔民群众急中生智,从近处背来几十把毛柴、棉花点燃,投掷进去。顿时秤放局内冒出黑烟,燃起熊熊大火。盐警队只好退到了后栋内堂,盐渔民乘机打破门窗攻入院内,盐警队溃不成军。缪光躲进了后堂,直到三更时分才从后门逃到了新道头汤家。盐渔民深夜追踪,包围了汤家。次日拂晓,缪光扮作拾泥螺人从汤家后门钻出,妄图窜到江窑湖找船外逃。他刚踏上海涂,就被群众发觉,后在老鹰山咀被群众团团围住。缪光求饶、利诱不成,就拔出手枪,“砰砰”两枪。这两枪使愤怒的群众似火上浇油,渔民沈永堂一把揪住缪光,夺了手枪,盐民张阿生、刘阿东手起锹落劈倒了缪光。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俞浙前 刘浩 徐祝君 裘星男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