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盐文化 > 渔业知识

海鲜的镀金时代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海鲜的镀金时代(组图)

所罗门群岛的金枪鱼船。

海鲜的镀金时代(组图)

  每天,成千上万公斤的鲑鱼经由美国西雅图的派克市场流通,这些鱼大部分来自阿拉斯加州管理得当的水域。

海鲜的镀金时代(组图)

  如今,鱼儿根本没有活下来的机会。渔业加工船横行全世界,比如这艘从毛里塔尼亚出发的立陶宛拖网渔船,把数量庞大的鱼拖上甲板,并在航行途中将之冷冻起来。

  快到黎明的时候,火奴鲁鲁港附近的海产峰会召开了。二十来号买家进入美国联合水产经销公司的仓库,为了抵御冷库里的严寒,他们在夏威夷衬衫外面套上了冬天穿的厚外套。他们打开翻盖手机,给在东京、洛杉矶、火奴鲁鲁(总归是昂贵的鱼不愁销路的地方)的客户打电话,然后开始等待。

  没过多久,仓库朝海一面的巨大运货门滑开了,货板上的海产品阅兵式拉开了序幕。金枪鱼截面有车轮那么大;锯掉了尖喙的旗鱼和剑鱼,它们的尸体像死灰色的建筑钢梁一样堆放在一起;厚嘴唇的月鱼,眼睛大得像镶着金边的曲棍球。它们一一在大厅里就了位。

  拍卖商从鱼身上挖下一条条的肉,作为展示样品,把肉摊开在鱼没了生气的白色肚皮上。买家们用手指触摸样品,试着从颜色、透明度、纹理和脂肪含量上分辨鱼肉的质量。随着手机里传来的指示,投标通过神秘的手势传达给拍卖师。等一轮拍卖结束,一张写着看不清字迹的小纸片就扔到鱼身上。鱼一条一条地拍卖出去,落到出价最高的投标人手里。就这样,太平洋中北部的海产便被全世界最富裕的一部分买家瓜分了。

  每年海洋里被捕获的野生鱼类和贝类超过7790万吨——大致相当于全美国所有大人小孩体重总和的3倍。渔业管理人员把这种大规模捕捞所得的野生动物总量称作“世界渔获量”,还有很多人认为,过去10年里,渔业收成相对稳定。但根据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渔业学家丹尼尔· 保利,和国家地理学会同僚昂里克· 萨拉联手进行的一项研究,世界渔获量既不稳定,在各国之间的分配也不平均。在这项名为“海产足迹”,由皮尤慈善信托基金和国家地理学会赞助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指明了他们认为拯救海洋必须采取的措施。

  首先,他们希望这项研究能纠正一个常见的误解。在大众的想象里,衡量一个国家对海洋造成的冲击,要看它捕获了多少吨的鱼。但这种想象歪曲了各国对海洋生命的真正影响,或曰海产足迹。“关键在于,每一种鱼都是不同的,”保利说。“1公斤金枪鱼的足迹大约是1公斤沙丁鱼的100倍。”

  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金枪鱼是海洋生态系统中顶级的掠食者,也就是说,它们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个头最大的金枪鱼要吃不计其数的其他鱼类,包括鲭鱼等中级掠食者,中级掠食者以捕食鳀鱼等小鱼为生,小鱼又吃微小的浮游生物。为了存活下去,大型金枪鱼每10天就要吃下相当于自己体重的食物,也就是说,一条450公斤重的金枪鱼可能每年需要吃掉15000条较小的鱼。

  世界各地的海洋生态系统都存在这种食物链,每一种系统下都有自己的顶级掠食者。任何一种大型鱼类——太平洋剑鱼、大西洋鲭鲨、阿拉斯加王鲑、智利鲈鱼——很可能要依赖食物链上的若干层生物为生。

  为了准确地说明不同国家使用海洋资源的情况,“海产足迹”的研究人员需要找到一种办法来对捕获的各种鱼类进行比较。他们决定通过衡量某种鱼类生长1公斤体重所需的“初级生产量”——也就是处在海洋食物网最底层的微生物——来实现这一目的。比如说,蓝鳍金枪鱼每长出1公斤的肉大概需要1000公斤以上的“初级生产量”。

  为评估各国对海洋的真正影响,研究团队不光要看某个国家捕鱼的情况,还要看这个国家人民吃鱼的情况。“一个国家可以通过捕鱼获得初级生产量,也可以通过贸易来获取。”保利说,“获取具有重要性的初级生产量,是富裕国家的绝对特权。”

  有钱的国家往往会购买很多鱼,而这些鱼里面又大部分是像金枪鱼这类的顶级掠食者。日本每年的渔获量不到500万吨,1996年到2006年间下降了29%。但日本每年要消费900万吨鱼,换算成初级生产量约为5.82亿吨。尽管平均而言,中国消费者吃的鱼一般比日本消费者要小,但中国庞大的人口导致其留下全世界最大的海产足迹:6.94亿吨初级生产量。美国人口多,国民又倾向于吃食物链上的顶级大鱼,排名第三:3.485亿吨初级生产量。而且,上述每个国家的海产足迹都呈增长趋势。保利提出,研究表明,这样的数量不光极其庞大,并且从根本上说也是不可持续的。

  至于不可持续的程度到底有多大,可以参见为海产足迹项目工作的经济学家,维尔夫?斯沃茨汇编的全球海产贸易分析报告。如86页图所示,从20世纪50年代到21世纪初,人类的海洋初级生产量消费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上世纪50年代,为了满足人类需求进行捕鱼的海洋范围要小得多。但随着富裕国家对顶级掠食鱼类的需求越来越大,各国专属经济区(指从海岸线向外370海里的范围)的初级生产量已经满足不了它们。所以,为了让供应量保持恒定,甚至不断增长,各国的渔捞范围越来越大。

  各国专属经济区以外的海洋区域,叫做“公海”。这些广阔的版图,是地球上最后的公有财产,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区域既不属于任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保罗· 格林伯格 PAUL GREEN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