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盐文化 > 渔业知识

海洋文化史上 的渔具故事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渔具列传》是一部深具魔性的书

  初看《渔具列传》这本书的名字,先以为这是一本关于“钓鱼的书”,后来以为是一部“历史学术论文”,万万没想到这是一部小说。

  作者盛文强,1984年出生于青岛胶州湾一个海岛上,童年、少年都在海岛上度过,父亲是当地典型的渔民。走出海岛、走出父辈命运的盛文强,又选择以写作回归海洋。近年来奔走于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之间,采集渔民口述史、海洋民间故事,整理中国古代海怪、古代渔具的图像史资料,兼及海洋题材的跨文体写作实践,在这本《渔具列传》之前,著有《半岛手记》、《海怪简史》。

  这部《渔具列传》,是由“史实”和“虚构”合二为一的一部独特的小说。作者从构思、动笔到出版,整整用了5年。

  出场方式适合“自我分裂”

  “那些年,我正在半岛一带考察并采集渔具实物影像,为拙著《渔具图考》准备第一手资料。这天上午从海滩上采样拍摄完毕,回到渔村休息。当我走进所借宿的渔家大院,本家女主人见我回来,便搁下针线,起身回屋去准备饭菜。此时忽见方桌上的针线盒下垫着一本线装书,抽出来观看,见封面已残,露出的内页皆为工楷小字,部分笔画脱落,封底尚在,惜有红色圆珠笔涂鸦的痕迹:一片旋风式的线条包裹下,两条鱼叠加的纹样清晰可见,这是渔家子弟常见的涂鸦方式。书中还夹杂有渔具图样数幅,墨线圆滑婉转,却时有剥落,仓促之中难以辨认,于是向女主人索来,女主人漫不经心地答应了。归来细看,吃惊非小。这分明是一部来自民间的微型渔具史,内中分门别类,有着完整的体系,而各篇文字却荒诞离奇。其开篇的《广渔具图谱传序》是这位作者‘枕鱼斋主人’自报家门、直陈心迹之文。”

  盛文强在本书的“导读”中,设下了“枕鱼斋主人”这个人物,并且牵引出《广渔具图谱传》一书,并称“《渔具列传》是由枕鱼斋主人的《广渔具图谱传》手稿拓展扩充而来”。

  初读此书者,会以为真存在《广渔具图谱传》这本书,也真存在这样一个古人——“枕鱼斋主人”,这个人没有留下名姓,是清末胶东某海岛上的落第秀才,科举废除后以贩卖鱼虾为生。其实,这些都是盛文强作为小说实验性文本设计虚构出来的。盛文强说,这种“出场方式”适合进行“自我分裂”,获得一个多元的视角。“枕鱼斋主人”身上有盛文强本人的影子,生长在渔村,以打鱼为生,对渔具极为熟悉,但内心却潜伏着某种特定的精神追求。

  “沪”“汕”都是渔具的名字

  在《渔具列传》中,我们读到的当然不仅仅是虚构,还能读到很多被人遗忘的“知识”。这本被誉为“国内首部关于渔具及海洋文化的笔记体小说”,其中有着许多我们从未读过的古老渔具的故事。《渔具列传》分为舟楫、网罟、钓钩、绳索、笼壶和耙刺六个部分讲述。全书构思缜密,以“列传”的形式记写我国古老海洋文化历史上的渔具故事。

  比如在我国沿海城市中,最为典型的渔具地名,当属沪与汕。众所周知,上海简称沪,亦称沪上,但鲜为人知的是,沪是一种古老的渔具,其雏形甚至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沪最早见之于地名,可追溯至东晋时的上海一带。那时吴淞江直通大海,沿岸居民在海滩上置竹,以绳相编,根部插进泥滩中,浩荡的竹墙向吴淞江两岸张开两翼,迎接着随潮而至的鱼虾蟹。而那呈喇叭形的河口又唤作“渎”,故吴淞江一带被称作“沪渎”。陆龟蒙《渔具诗序》说得更为直接:“列竹于海澨曰沪,吴之沪渎是也”。

  与沪类似,汕头这一地名也源自渔具。汕也是一种古老的渔具,《诗经·小雅·南有嘉鱼》:“南有嘉鱼,烝然汕汕。”汕,即带有提线的抄网,用来捕捉小鱼小虾,是一种比较原始的囊袋状有把式的小型网具,主要用于内陆淡水,作业规模相对较小。艺学轩影宋本《尔雅音图》中有“罺谓之汕”的考证。汕与罾之类的提线式网具相似,但比罾稍小,灵活性似更佳。潮州一带俗称汕为栅薄,专指在江海出海口的岸边水域里设置的捕鱼设备。相对于栅薄这种民间俗称,汕已经是极为古老的名称了。

  盛文强说,《渔具列传》中,既有学术的考察,也有他虚构的传奇故事,他希望这样一个文本的组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乘积,甚至平方和立方,让读者在虚虚实实中,得到复合的体验,从而进入“浑茫之境”。

  关于海洋文化延续的记录

  盛文强将史书的笔法与虚构的人物故事相结合,写出了古老渔具的美感及其所承载的历史人文内涵,从体裁到内容都是一种文学创新。

  在盛文强眼中,渔具是古老东夷部落精神的孑遗,他对渔具历史的钩沉可以上溯到洪荒时代的海洋秘史,将渔具符号作为主体与客体共同的投影,竿、钩、绳的微妙变形都在无意中透露出现世之谜,隐含着质朴的美学特征,接通了原始的混沌精神,堪称对海洋渔业秩序的终极狂想。

  借由《渔具列传》,盛文强想为古老渔具作传,在真实与虚构之间,古东夷部落的渔具、渔猎谱系及其相关的传说,古今海岛生活图景,种种惊心动魄、荒诞不经,被他一支奇崛之笔和汪洋恣肆的文字表现的雄浑而旷达。

  当然,盛文强通过《渔具列传》,最想探求的是中国古典渔具细微幽隐的精神背景,并由此使古东夷部落的原始渔猎精神,在纷繁的渔具谱系中得以集束式释放,于是,《渔具列传》这个文本在多重阐释之下,显得更加葳蕤繁茂。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李福莹 海口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