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盐文化 > 渔业知识

他曾亲历一网捕到一万多担大黄鱼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在我小时候,读书时桌子要自己背着去,书背不出来,老师用尺子打手心。”

  “去台州三门读书要走80里路,12岁回到花鸟岛,每天去山上砍柴再背回来,家里一日三餐都要烧柴。”

  “大概1956年,整个花鸟就一部收音机,用来听气象,专门收大风消息。”“在我还当老大的时候,有一回一网下去,上来一万多担大黄鱼,渔网都爆了。那时候大黄鱼不值钱,大家都不要吃,不像现在一条4斤重的大黄鱼就值3万元。”

  “到现在也不舍得享福,以前真是太苦了,想想过去看看现在,现在的人太幸福了。”

  80岁的任全德老人回忆起当年种种,有很多感慨,在他绘声绘色的描述中,那些难忘的小岛岁月一一浮现。老人对于年份和细节还是能脱口而出,说到动容处,眼眶泛起微红,“不回忆还好,一回忆,这么苦。”

  那时候真穷啊,吃的东西也太匮乏

  我出生于1942年,今年也有80岁了。现在住花鸟大岙村,30多年前,我家还住在北岙,住的还是瓦片房,不过比起小时候的茅草屋已经好很多了,墙壁还是用烂泥糊的。我们小时候真穷,八九岁的时候,家里都是点蜡烛照明,也没有热水瓶,外面包着竹壳的热水瓶都是后来才有的。

  以前听收音机里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雨衣可以揣兜里……听着都觉得稀奇,这怎么可能?没想到后来居然都实现了,生活一年比一年好。

  那时候生活真苦啊,吃的都是自给自足。在岛上,个别农民会种点玉米、芥菜、白菜、萝卜、番薯等,我们靠海吃海,村里95%是渔民。海边的礁石上拾点马蹄螺、黄螺,海里割点紫菜,出海去捕鱼,捕到的鱼都是自己拿回来吃。

  那年月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匮乏了,只能“挖空心思”变着花样弄吃的,光是墨鱼就可以有七八种吃法,不重样:劈开来做咸鲞,肚肠腌着吃,卵白可以吃,墨鱼蛋看上去黑乎乎的吃起来更香,子可以晒干了上锅蒸……嗯,这味道,喷香。

  后来宁波人听说我们这里有鱼货,就摇着大船来了,一艘大船十多个人,装来一些杨梅、蚕豆、洋葱头、土豆等时令鲜货,来换我们的鱼货。

  最多一次网到过一万多担大黄鱼,网都爆了

  穷啊,那时候还是太穷。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开始出海捕鱼,连一件毛背心都没有,冻的时候冻煞,天气一天天热起来,热了也没换洗衣服,一件衣服穿到底,都能捂出虱子来。因为我们苦过,现在条件一年比一年好起来,看到人家衣服还好好的就扔掉,实在是看得肉痛,舍不得啊。

  那时挣不到啥钱,男人一年到头连200块钱都挣不到,那好像已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了。不回忆还好,一回忆就是这么苦。

  还好海里鱼货多,最多的还是大黄鱼,不过在当时也是不值钱的。我们都是把大黄鱼二三十条放在一锅里煮,大家还不要吃,觉得别的鱼好吃,像什么鲳鱼、马鲛鱼,就连婆子都比它好吃。网到虾和蟹也都是扔掉的,螃蟹还会把网给缠住,网上来也是麻烦。

  那时候大黄鱼最多,经常一网下去就是四五百担,一担就是50公斤,你去算算这有多少斤?那时大黄鱼1角4分钱一斤,一百多担也就一百多块钱。不像现在大黄鱼老值钱了,一斤以上的起码都八九百元一斤了,一条4斤重的大黄鱼就值3万块钱。

  我当船老大的时候,有一回大队其他老大一网下去,捕到了一万多担大黄鱼,网都拉爆了。下午3点多捕获,一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多,还没办法把大黄鱼都捞上来,只能再通知其他大队来帮忙,一点一点把渔网割碎,想办法把鱼都弄上来。

  那时候还有毛鲿鱼,蛮大的一条。它长长须,鱼鳞像大黄鱼,肚皮很黄,它的膏最厉害嘞,营养也是最好。这种鱼在当时来看也是蛮稀奇的,后来就慢慢见不着了,像现在四五十岁的人也都没见过,见过这种鱼的恐怕都七八十岁了。

  岛上老百姓的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

  在雷达网船之前,出海捕鱼一般是对船,船都是一对一对出去。后来是雷达网船、铁壳子船。鱼货都可以拿到宁波、杭州去卖,生活也慢慢好起来了。

  我当大队书记大概是在1974年,专管整个大岙村,主要抓生产,每天白天开会、夜里开会。他们都叫我“阿毛书记”,也是很亲切。当时大队里面纪律抓得特别严,抓来的鱼货也都是集体的,要是偷偷摸摸拿了一只乌贼回去,被发现了要罚5角钱。那辰光的钱值铜钿啊,放现在可能就五六十元。

  安全生产是第一,一看大风来嘞,就赶紧通知船只回来避风,千万不可以偷偷出去。早些年,花鸟岛上没有一个码头,没有一个海塘,来个台风那是不得了。渔船没有地方避风,北岙、南岙都没有地方泊船,只能一点一点把船拉上岸来。村里后来造了个海塘,有了海塘那就省力多嘞。

  老百姓的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你造房子,我也造房子,原先的黄泥房子都盖成了瓦片房。再后来,又盖上了三层楼房,那时想想这楼房已经很好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泗礁的公寓楼。

  岛上最热闹的时候,是在十七八年前,大岙村里有三家舞厅,还有台球厅,后来岛上的学校拆掉,很多居民都跑到菜园、沈家门去住,岛上留下的人也不多了。岛上人越来越少,没有想到,后来又动员大家开民宿。那时候谁会想到从本岛过来小岛开民宿啦,还都不想去开嘞,现在想开都开不了,门槛也高了。

  我50岁以后就不捕鱼了,船也卖掉了。不过身体一直还算硬朗,在家反正闲着也没事干,今年开始又让我去管海塘,为了人身安全,不让人靠近,一个月2000元,也蛮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朱蔚 黄研卉 任全德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