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民风民俗

十年磨一剑,《群岛遗韵:舟山传统民居》出版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白泉协成里王家“凤凰屋脊翼”

  25万字、333张照片,43幢最具特色的老房子,这是翁源昌已经出版的《群岛遗韵:舟山传统民居》,记载着舟山老房子的历史与建筑审美,不久将举行首发式。

  从一篇课题论文到一本书籍,为了完成《群岛遗韵:舟山传统民居》这本著作,翁源昌前前后后花了十余年的时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停止研究舟山老房子的脚步,相反,他将继续他的脚步,到舟山更加偏远的地方,探访舟山传统民居。

人物名片

  翁源昌,舟山市政协委员、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舟山群岛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舟山地方海洋文化,近十余年来深入调查研究舟山古建筑,许多海岛古村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主持完成了不少关于舟山古民居、舟山宗谱文化的课题,可以被认为是舟山海岛老宅研究专家,已经出版了《定海老屋文化》《群岛遗韵:舟山传统民居》两本书籍,《群岛世范舟山家谱家风家事》正在编辑校对之中。在他看来,舟山海岛古民居有其独特的魅力,但不少具有海岛特色的古建筑岌岌可危。

翁源昌老师带领学生调研传统民居

  十多年心血终成正果

  《群岛遗韵:舟山传统民居》可以说是翁源昌这十多年来对舟山海岛传统民居所付出的时间与精力的一个总结。

  大概也就是从2006年,翁源昌开始背着相机到农村、到海岛去找老房子。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喜欢老房子,到处走走,拍点照片,拍下照片后,总感觉这些老房子有点特色,但又说不出门道,就自己上网研究资料,请教专家,观察照片的细节,研究老房子每一处的图案、纹路。

  2007年,翁源昌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转变成研究文献,申报了课题《定海古民居文化研究》,并获得市2007~2008年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翁源昌回忆,大概在2013年的时候,舟山市档案局(馆)出版了《舟山记忆》丛书,其中一本就是他的《定海老屋文化》。“这本书出版后,我自己总觉得有不少遗憾之处,里面谈到了定海老屋建筑上的一些地域文化特色,但是对现存的老房子个体没有进行单体建筑特色方面的阐述,这一部分其实更加重要。”于是,翁源昌重新踏上寻访老屋的路途,以定海为主,兼涉普陀、岱山、嵊泗等地,又整整走了4年。

  十多年来,翁源昌把大部分休息时间都花在了看老房子、研究老房子上,毫不夸张地说,他几乎踏遍了定海的角角落落。

  许多人也许不理解翁源昌的这份痴劲,也看不懂这些老房子到底有什么花头。“城区的老房子保护比较到位,但农村有些具有保护价值的老房子受重视程度远不及城区。如果不及时维护,待老房子‘香消玉殒’,我们真的只能叹息了。”翁源昌说,在走访中,在这么多年的考察中,他越来越迫切地感受到,海岛乡村老房子亟待抢救保护,“这些老房子是我们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我们这一代总会老去,等后代问起来,我们的祖辈住的是怎么样的房子?难道我们只是用一些影像记录来告诉他们吗?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也有责任,花一点时间去了解这一幢幢老房子蕴含的文化,尽可能多得让大家了解舟山老房子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海岛建筑特色。”

展茅柴家走马楼

  他一直在呼吁,保护老房子

  采访中,除了说到最多的老房子,翁源昌经常说到的就是走乡村很亲切,“有些地方甚至居住者不多,只有一些老人,但就是这些老人身上,依然保留着舟山海岛人特有的淳朴。每次去看老房子的过程中,当地人都会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我,有些老房子大门被锁上的,当地人也会打开给我看。一些小岛大多数岛民已经搬迁,只有一些老人居住,但是置身其中,还是依然能感受到原住民的热情和淳朴。”

  作为政协委员,除了关注海岛农村的老屋,翁源昌对新城的老屋也尤为关心,“我在市里一些会议上多次呼吁,新城近几年变化这么大,在区块建设中,适当保留一些老房子,给新城人留点念想。”

  今年12月初,翁源昌去了新城新碶头韩家,这是他第二次去了,“我8年前去过,当时还有不少人居住,整个村和其他地方相比比较完整。两年前,这个村被开发,居住者基本上已经搬迁完毕,只有一幢老房子还未被推倒。当时有个老太太走出来,我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说,‘你来过了嘛,还给我拍过照片。’这幢房子我觉得挺遗憾,它的墙门文化真的是相当丰厚,直到现在,墙门依然保留得很完整,只是后来砖雕花窗、格栅窗被盗,甚是可惜。可能这也是临城最后一幢精美的老宅了吧。”翁源昌告诉记者,去年,相关部门已经把这幢老房子评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牌子已经挂上,但是大门一直未锁。

  舟山有些老房子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点,因为年代久远,老房子中的一些生活设施已经陈旧,但是居住者对生活质量有要求,想翻新老房子,翁源昌说,这些居住者希望政府购买老房子,他们可以移居其他地方,他一直在为这件事呼吁努力。“对于这些老房子的主人,我还是建议如果经济能力许可,自己出资把老房子修缮一下。”他说,在很多政策没有落实之前,这未尝不是一种保护老房子的好办法。

勾山新塘汪家老宅

  老房子和翁源昌有着神秘的联系

  中文系毕业的翁源昌为什么会对老房子这类建筑方面的文化感兴趣,这是记者采访中最想知道的。

  翁源昌告诉记者,他和老房子,说来还真是有很奇妙的关联。

  年幼时,翁源昌就住在四合院里。

  记忆中,那是一间朝南的带阁楼的老屋,正屋大堂是两家合用的,也是小孩子们的活动室。每年春天,堂前的梁下,总会飞来几只燕子筑窝,不久雏燕就使劲地舞动粉红色的嫩翅,张嘴要食。

  到了读小学,翁源昌就读的校舍是一座很大的四合院,当地王姓望族留下的,院落间有石板走廊相连,时光虽逝,在他的脑海里,校舍的模样却还历历在目。

  翁源昌长大后,曾经住过一栋老式木楼。木楼分两层,一楼是商铺,二楼住人。

  这栋木楼是翁源昌曾祖父留下的祖宅,虽然经历百余年,但完好无损。阳台仅容得开一人,翁源昌也乐得放一把竹椅,泡一杯清茶。 1981年毕业后,翁源昌成了一名语文老师,后又到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工作,早已离开老宅。

  大概在2006年左右,有段时间他经常做梦,梦里总会出现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老房子,而且是那种豪门大院,雕刻非常精美,那时候他就在想“我是不是跟老房子有缘?”“我的前世和老房子有关系?”之后,他便开始关注起老房子。那时,研究舟山老房子的人不多,且多数研究以老房子里曾住过的人物为主,关注房子本身的人少之又少。

秀山厉家老宅

  一直走,走到退休

  因为探访老房子,去的乡村自然多了,翁源昌被邀请为连环画《十八岙》配文字,在走18个岙的过程中,他又发现了还有很多岙有丰富的文化可以挖掘。

  今年,定海区将运用好“山海城”资源,做好乡村旅游文章,从白泉到岑港,发展农村十八岙游,“所以我准备在退休前走100个岙,定海、普陀、岱山、嵊泗都要去一下,目前已经走了30个,主要集中在定海和普陀,写了一些随笔、景物、家族史,拍了一些照片,我想把这些都保留下来,城市发展太快,怕过几年走就看不到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陈静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