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英制舟山海图与鸦片战争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1793年的一天,一支船队缓缓驶入舟山群岛,船比本地帆船都要大上许多,但是在领头船的带领下,它们航行各航道游刃有余。这支船队就是英国的马戛尔尼使团,前往北京觐见乾隆皇帝。使团庞大的帆船为啥能在水文条件复杂的舟山群岛安全航行?那是因为他们手中有精确的舟山海图。

  舟山博物馆三楼历史展厅的鸦片战争单元,讲述清初中英贸易历史部分展示了当时英国使团所使用的一幅舟山海图。

  它除了详细标注舟山各岛屿间的航道水深外,还标记了县城外的兵营位置以及各岛的港口、渔村分布,可见早在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前,英国人就已经对舟山的地理、水文乃至军事布局等都有了相当程度的掌握,甚至在许多方面超过清政府自身。

  这幅海图可以说是鸦片战争之前,英国对舟山进行持续调查的一项成果总结。1684年,清政府颁布“展海令”,允许进行航海贸易,1685年又在广东广州府、浙江宁波府、江南松江府及福建厦门开设粤海关、浙海关、江海关和闽海关,沿海贸易开始迅速发展。

  鉴于英国商船数量不断增多,1698年清政府将宁波海关移往定海,并在定海衜头修建“红毛馆”。一时间,定海港口“江海风清,梯航云集,从未有如斯之盛者也”。

  但是舟山各岛屿间航道狭窄,又多暗流、礁石,英国的贸易船只排水量普遍比舟山本地帆船要大,吃水深,无法像本地帆船一样采用紧贴岸边航行的办法,必须在足够水深的海域中行驶,发生意外危险性较大。而雇佣本地领航员不仅费时,而且他们也多凭经验,不是很靠谱。

  英国商人希望能对舟山海域进行仔细勘测,以保证航行安全。同时,出于在中国沿海寻找一个贸易基地的想法,东印度公司也对舟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随着贸易活动的愈加频繁,英国商人急需一份可靠的舟山海图。

  舟山博物馆所展示的这幅海图的原图就是在这一形势下,由英国人约翰·桑顿在1703年绘制完成的。他是东印度公司的水文职官,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测绘航道,因此可以比较便利地获得之前积累的一些舟山海域水文资料和其他调查成果,用于绘制海图。

  在这幅海图上,桑顿用前来舟山贸易的商船船名标注了一些岛屿与礁石,其中标注了Macclesfield、Trumball和Sarah等3个岛屿。萨拉号(Sarah)最早根据《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所记,它于1696年到舟山贸易;特伦博尔号(Trumball)和麦克里斯菲尔德号(Macclesfield)则是在1700年先后抵达舟山,可见英国人在开始前往舟山贸易之时,就已经开始进行初步测绘。

  这份海图出版后,因绘制精确,多次重印,标注的内容也越发详尽,马戛尔尼使团所使用的就是其中一个重印版本。

  在使团担任秘书的乔治·斯当东爵士所写的《英使谒见乾隆纪实》一书中提到,使团船队在进入舟山水域航行时,使用的桑顿绘制的舟山海图里就已经标记了一块名为荷尔得尼斯的礁石(Holderness Rock)。它是因1755年东印度公司“荷尔得尼斯”号船在此触礁而被英国人命名。这块礁石,舟山本地的领航人都不知道,且它在这份海图最早的版本中也没有出现过,应该是后期重印时所补充标注的。

  更引人注意的是,除了桑顿所绘制的这份海图,马戛尔尼使团手中还有多份其他舟山海图。据使团成员、马戛尔尼的私人秘书及使团事务总管约翰·巴伦所著的《在中国的旅行》记载,这些海图都是由舟山开放贸易后到达舟山进行贸易的欧洲人所绘制,对于经验丰富的航海员来说它们已经足够精确,可以用来避开危险的礁石和岛屿。

  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爆发后,也正是在这些海图的引导下,英军侵华舰队的大型风帆战舰才得以长驱直入舟山。英国人借助贸易之便对舟山进行的长期调查最终在战争中得到了最大回报。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王光 CseaC.com-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