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1934年日本水路部刊行的“定海港及附近海图”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1934年日本水路部刊行的“定海港及附近海图”

  近日,曾在驻舟413医院代职的战友张博教授,在微信朋友圈晒了一幅昭和9年(1934年)日本水路部刊行的“定海港及附近”的老旧地图,引起了笔者的关注。经过考证并向有关部门咨询,发现此海图是目前同时期中唯一一张重现于世的日本刊行的定海港及附近海图,对研究舟山近代历史、水文、地理、地名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 海图的概况

  为更好了解此海图背景,笔者通过网站索引,意图找到相关资料,进行比较研究。结果发现去年9月3日在光明网刊登的一则新闻:《日本海军水路部发行的大比例甬江地图被发现》。该新闻报道说,“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研究人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等网站发现几张日本海军水路部发行的宁波地图,其中一张是大比例《甬江图》。《甬江图》应该是由日本海军水路部长小野弥一在1934年7月30日签发,并在当年8月15日发行的;在1937年,即在抗战全面爆发的那年,修订重印。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研究人员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发现了一张日本海军水路部1934年9月14日由小野弥一签发、1937年修订重印的《杭州湾东南部地图》。该图以镇海口为中心,涵盖了伏龙山至黄牛礁的海岸线。 ”该新闻仅是对地图进行了概略的文字介绍,但没有附详细地图,使读者缺少直观的感受。与之相比,此“定海港及其附近海图”则完整清晰地呈现于世人面前。该海图绘制清晰,信息要素诸多。比例尺大小为1∶18160,属高精度海图。地图框线外左上角印有“第458”编号、“大日本帝国水路部”印章及定价“1元10钱”;下角印有“昭和9年10月5日刊行”、“水路部长小野弥一”等字样。整张地图立体感明显,或用英文、或用繁体中文、或用阿拉伯数字、或用线条符号密密麻麻清楚地标注了定海港及附近的情况,包括经纬度、潮高及其间隙、山的高度、港内复杂水文(各个海域的深度、大船航道、小船航道、渔栅)、定海城及周围海岛村落民居布局、定海城内塔及烟筒等制高点、海边筑堤高度长度、炮台(包括废弃)、操练场、瓷器制造厂、稻田、庙宇、英人墓地等。经地名专家王建富老师辨认,此图应该是用等高线法绘制的,在等高线基础上加了山谷溪流线,所以看上去有立体的感觉。

  二 海图的收藏者张守成

  据张博教授讲述,该海图是在其爷爷张守成的遗物中发现的。

后排左三为张守成

  张守成是一位履历丰富、屡获荣誉的革命前辈,1928年12月27日出生于辽宁省法库县。 1945年6月毕业于奉天铁道学院,同年分配至满铁株式会社,同年8月参加革命,加入中长铁路接受中国共产党北满铁路管理局培训,1947年成为“朱德号”机车司机,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9年12月~1950年2月,在毛泽东主席访苏期间,担任中国境内行程火车司机,1950年~1966年间先后任“朱德号”解放型、前进型机车,“青年号”人民型机车司机,其间多次获得“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其驾驶过的“朱德号”解放型、“青年号”人民型机车现陈列于中国火车博物馆。 1966年进入哈尔滨铁路局机关工作,1976年国内恢复司法秩序后进入哈尔滨铁路局检察院工作至1988年离休。

张守成铁道学院毕业证书


张守成的驾驶证

  张守成生前工作之余,十分热心收集历史文献及文物,这张海图就是张守成生前收藏的若干伪满洲国时期的文献之一。

  三 海图是英国、日本觊觎、侵占舟山的重要铁证

  海图框线内左上角有“1901年英国海图,原图1899年英国测量”等字样,左下角框线外有“昭和12年小改正”字样,说明该海图是当时日本水路部在英国测量的定海港海图基础上修订完善的。

  这表明无论英国还是日本都曾高度关注定海港。

  众所周知,舟山是英国一直梦寐以求的岛屿,1793年,以马戛尔尼为首的英国代表团来到中国,直接就向乾隆皇帝讨要舟山群岛中的一个岛屿存放货物和居住,结果未获批准。直到1840年7月,英军借助“坚船利炮”第一次侵占舟山定海,经过(1841年2月撤出,1841年10月再次侵占)“空档期”,直到1846年在签订了《退还舟山条约》后,英国人才全面退出了舟山。而这张海图上标注“1899年英国测量”,说明英国人在早已退出舟山后的1899年仍在派间谍测量舟山定海港及附近,可谓觊觎舟山之心不死。

  水路部是日本专门负责海军情报的谍报机构,该机构自成立之日起,就被赋予为海军向外扩张开道的使命,一直致力于编辑、印发中国海图和航道图,为日军从海上入侵中国提供路线指南。

  综合以上信息,可以这样推测:昭和9年(1934年),此海图在印制之时,就包藏着日本侵略舟山定海的祸心。在此后的3年间,即昭和9年(1934年)至昭和12年(1937年),日本不断派出间谍刺探定海港及附近变化,对原海图上记载的资料数据进行小改正,力求精确反映当时定海港及附近最新状况。

  1939年2月5日和16日,日军派军舰进入定海港,“两次炮轰定海城南东岳宫和定海港内民船”(见《舟山群岛史话》,王建富主编),以及1939年6月23日清晨侵华日军一部在定海盐仓螺头登陆进攻定海,无一不是借助着昭和12年(1937年)小改动过的第458号精确海图的指引。侵略者的狼子野心、累累罪证由此海图可窥一斑。

  四 海图“今用”之构想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此“定海港及附近海图”的发现,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和价值。

  一是其鲜明的教育作用。海图作为“英国、日本觊觎、侵占舟山的重要铁证”,能够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曾经被侵略的历史,产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效果。近闻舟山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正准备申请在新城高道山高云寺设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事。如能如愿,笔者有意将原海图的1∶1精密扫描版奉上,为该基地增添一实物展品。

  二是学术的研究价值。 80余年前的海图,于今天相比,其标注的水文、地名、城貌、山势肯定发生了变化,都可以成为学术研究的对象。举例来说,海图上有些地名与今天相比,发生了变化。现在的定海区东山,为何海图上标注的是“金垒墩山”?“小山嘴”岛,为何海图上标的是“马秦岛”?马秦岛,舟山一些专家比较倾向于是“朱家尖”岛。而海图上的“马秦岛”名称来源于何处?是英国或是日本擅自取名的还是沿袭自古而来的地名?地名专家王建富老师认为,英国海图及《新译海道图说》存在将西蟹峙误注为马秦岛的问题,从中也可见此图的源头。即便是误注,那其中肯定也有误注为“马秦岛”的历史故事。等等这些都可以成为研究课题。

  期待这张海图的重现能引起各位专家学者的重视、研究。

  (图片由张博提供)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尹海鹏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