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邵辅忠与《补陀山志》和《舟山志》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邵辅忠,明朝大臣。字广益,号上葵,浙江镇海人(今宁波北仑人),后来步入魏忠贤(1568~1627)“阉党”圈子,因而青云直上,直至明朝兵部尚书。

  著作有《补陀山志》《舟山志》(一称《翁山志》)4卷,茂苑、何汝宾纂,邵辅忠校,天启六年(1626)。留有诗作多首,如《游补陀》、《莲洋午渡》、《题灵峰寺》等。

  一、邵辅忠为《补陀山志》作序

  万历十七年(1589)夏五月,抗倭名将侯继高游览普陀山,感慨于二百三十余年间《普陀山志》的凋零,于是侯继高请戏剧家屠隆赴普陀山一同编纂《补陀山志》一书。当时请浙东文人邵辅忠作序,邵辅忠认为《补陀山志》不仅是一山之志,更是一部佛教对君王的“孝慈志”。

  邵辅忠在《重锓补陀志》序中曰:补陀,为祝延名山,着灵大士。白华载于内典,黑龙咒于梵音。故无志也,志辑于侯大将军,以泛海选胜,罝弋见闻,汇列成帙,今且嗣而锓之矣。以余所闻父老言,补陀屼悬海上,去县三百里而遥。外控诸夷贡舶孔道也。然而代有隆替,则时地劫会偶逢。非大士慈灵,代有觉迷也。今上道揆在宥,皇极建中。乃广孝治,奉两宫慈旨,遣中使颁经披绣,祝延万年。而海宇屡丰,兵革不作,于兹三纪。福国庇民,应若蓍蔡,夫非冥冥之所默佑也哉!先是岁己亥,前殿灾,甍础俱烬。独大士金相自若,而护法关神亦不毁,此其故可曙已。今兹屡仅诏谕,中使毖饬,鼎新厥宇,告竣也,宜哉!矧其时泛舳舻,诸岛防援,贲相望于沧溟,鲸觬无敢动焉。此实我皇灵伊濯,孝慈昭假,而大士如为助流宣化也。志补陀者,傥亦遵扬风美意乎?故曰:事不轨物,则君不举焉。言不微中,则臣不献焉。苟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君子尝乐道之矣。谨拜手序。成志者,寺僧性能也,并书之。

  二、邵辅忠订正《舟山志》

  明《天启舟山志》一称《翁山志》,宁绍副总兵官、昌国参将茂苑何汝宾纂,通政司左通政邵辅忠订正,前有邵辅忠序,末有天启丙寅茂苑何汝宾跋。成书于天启六年(1626)。全书分4卷,卷一为舆地、沿革、疆域、城池、官制、兵防;卷二为山川、风俗、学制、公署、闾里、田赋、仓储、户口、灾祥、祀典、寺观;卷三为宦绩、选举、物产、人物;卷四为艺文。《舟山志》清钞本跋(摘要):“按舟山在定海未立县时,名为翁山县。已复改为昌国县,与定海并隶。已又升为昌国州。盖定邑为两浙咽喉,而舟山实为定邑门户。贡寇出入,道所必由。其扼要之区,非寻常也。有明嘉靖壬子海寇蟠据柯梅,联络巢穴。土人献议者,欲从后山开道,引兵袭之。当事诧为危计,不敢用。卒以猖獗,流毒吴、越间。何氏作此志,实有所愤发。故大要主于示险要、列兵防之宜,备养军之策所由。于战备方略,最为关切。”《蛟川诗话》云:“邵辅忠山志八卷,镇海县志据之,殆一时未加查考,而以锓志为辑志也。”

  三、邵辅忠也是“文章之士”

  邵辅忠依附浙党,初为亲戚阁臣沈一贯亲信。后受徐大化举荐,受事于司礼秉笔太监魏忠贤,步入“阉党”圈子。天启五年(1625),邵辅忠出任兵部尚书,封大司马,赠太子太保。在清顺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1646)5月29日晚上,鲁监国在石浦守将张名振等护卫下离开绍兴,经台州乘船逃往舟山。而越国公方国安和兵部尚书邵辅忠则改换门庭降清保命了。

  邵辅忠是文章之士,也是一个诗人,邵留有诗作多首,与普陀山有关的有《游补陀》《梅湾春晓》《莲洋午渡》等。《游补陀》:洛迦岩外水悠悠,大士莲台自一洲。佛火三摩传不夜,钟声万里彻清秋。天澄虚白遥莲壑,山净空青下满楼。剩得禅心同漭荡,何须消息问泥牛。《梅湾春晓》:几树疏梅倚石斜,问梅开落属谁家。东风咋夜频吹到,也作如来小白华。《莲洋午渡》:满洋雪浪白翻天,何处香船是铁船。大愿总知神力在,千帆日下尽红莲。

  邵辅忠对普陀山佛茶也有颂咏:菩提那不是莲花,雷荚云林长露芽。山气谁嘘晴不散,半笼祗树半笼茶。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阿能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