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元末义军领袖陈友谅三哥与子孙定海行迹略说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陈友谅是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之一,曾建立“大汉”政权,称为大汉皇帝。后在鄱阳湖与朱元璋的争战中受重创惨败,据陈家家传历史,当时陈友谅部有东撤军临舟山,欲反明复“汉”。陈友谅第24代孙陈惠芬女士曾联系笔者,多次去衢山探寻皇坟基迷踪。

  揭开迷踪不是易事,特别是舟山因为海禁,历史没有了文字记载。但是最近看了陈惠芬女士从湖北获得的沔阳义门《陈氏宗谱》(复印本),却有点“山重水复疑无路”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据族谱记载,陈普才生有七子:陈友富、陈友才、陈友直、陈友谅、陈友仁、陈友贵、陈友信。这部“陈氏宗谱”是陈友谅的三哥陈友直的家系谱录。

  一 首修家谱的孙子陈琼出生于定海

  首修《陈氏宗谱》的是陈友直的孙子陈琼。谱中对陈琼修谱赞誉颇高:“第琼祖以前,未暇修谱故。琼祖只从所知者而序其始末,以垂后世,俾子孙不昧所自耳。倘琼祖此际再不发明详悉备述,则我后人不惟抱憾从前之无可考,即迁一祖以下皆亦茫然而不知其宗矣。”

  谱中指出:“陈文彬次子,陈琼公,字臣玉。”“原命:生于洪武十年丁巳岁六月十六日酉时,生于浙江省宁波府昌国县富六都西门内颜家宅。洪武二十四年回沔阳居住。纳粟得按察司掾吏。与洪武三十五年赴京。永乐十年九月十七日,敬除山西省都司宁化守御千户厅吏目,本年十月初七到任。永乐二十年四月二十二日母丧,守制住居皂河旧城谢家庄土地。正统二十年八月二十三日寿终正寝,享年七十八岁。”

  从上文可知,陈琼,1377年在舟山定海出生,家住定海西门内的颜家宅一带;1391年,十四五岁时离开定海回沔阳居住。从谱内其他相关资料得知,1412年他去山西当差时,把四十而孤寡的母亲王氏带在身边。

  1422年,82岁母亲逝世,他就火化了母亲遗体,然后背着母亲的骨灰回到沔阳安葬。守丧三年后,他开始修谱,于68岁时完成,就请“前国子监左春坊(官署名)左赞善(官名)三山徐演”为之写了序。自此,陈友直族系对宗谱代代增补,代代传录。

  二 陈琼之父陈文彬厝葬于定海

  陈琼是陈文彬的二儿子,可是他的哥哥和后来的弟弟都夭折了。

  陈文彬是陈友直的长子,他和陈友谅的大哥陈友富的长子陈文质,二哥陈友才及长子陈文海、次子陈文纲、三子陈文纪,还有陈友谅的弟弟陈友仁、陈友贵、陈友信等,先后加入到了反元抗元的大军,跟随陈友谅征战在反元的沙场上。

  看陈文彬的记载:“原命生于元朝戊寅年五月二十八日子时,寿年四十五岁,洪武壬戌年五月十三日酉时,终于浙江省宁波府昌国县西门内颜家宅。厝处未详。”

  除了他生死时间,没有记录其他事项。到了第十五世孙陈尧民修谱时,才在谱中有褒赞之语,其中提到“彬祖事元任枢密院同知”“谙武德,修忠良,自幼与保障之列,与士卒同甘苦”。陈文彬任的是陈友谅大汉王朝枢密院同知。“保障之列”,所指应是陈友谅义军。

  《陈氏宗谱》对于明时政治敏感的事情或隐去,或借用其他表述,显出忌讳很深。陈文彬什么时候来定海的,谱中没有记录。他去世却在定海,逝于1382年,四十五岁。没有埋葬地址,“厝”是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之意。其中有什么因由,待考证。

  三 陈友直“伴差”定海居住并墓于定海

  谱中对陈友直记载如下:“普才三子,友直公。”“洪武赐怀恩伯,调滁州安住。”“命于大元延祐六年己未十二月二十四日丑时。前沔阳府玉沙县邵兴泛盏子湖涂家庄船居生理。后因弟谅(祖兄弟)一色衣冠。乃免于难,受封在滁州日久。洪武六年,承奉吏部钦差芮鼎弼伴差,赴浙江省宁波府昌国县居住坐落。享年七十一岁,终于浙江省宁波府昌国县西门内颜家宅,墓于王家山谢家庄。”

  陈友谅在鄱阳湖失利后,陈友谅的父亲陈普才,大哥陈友富、三哥陈友直等受降。按谢燕颉对《湖广总志·陈友谅传》注释所说:“朱元璋平定武昌,封陈普才承恩侯,陈友富归仁伯,陈友直怀恩伯,赠陈友仁康山王,命所司立庙祀之,以陈友贵祔。陈理居京师,邑邑出怨望语。帝曰:‘此童孺小过耳,恐细人蛊惑,不克全朕恩,宜处之远方。’洪武五年,理及归义侯明升并徙高丽,遣元降臣枢密使延安答理护行。赐高丽王罗绮,俾善视之。亦徙普才等滁阳。”那么陈友直也是洪武五年(1372年)去了安徽滁州。

  当年欧阳修写《醉翁亭记》就是受贬迁谪去的滁州。而一年以后,父亲和大哥都没有动,陈友直却于“洪武六年,承奉吏部钦差芮鼎弼伴差”来到定海。“伴差”是很有意味的字眼,“伴”陪同之意;“差”,是差遣,差役之意,有着层次的差异。

  陈友直有五个儿子,除了长子和五子有载录,其他都只存名录,不知踪向,不知何故。与陈友直一起来定海的,有他的妻子郑氏,郑氏1376年去世,享年六十一岁,后来与陈友直同葬于定海。1373年才三四岁的五子陈文迪和陈文彬的妻子王氏也一起过来。陈友直生于1319年,逝于1390年左右。

  咨询本地历史和地名的几位专家,得知昔日西门就在将军桥和三官庙一带,“西门内颜家宅”,在现在书院弄南向的颜家弄一带;陈友直与郑氏的墓地是“王家山谢家庄”,则在定海城外,属于吴谢社区,王家山在高云水库上面。

  1391年,陈文迪、陈琼和王氏等一起返回湖北沔阳。

  四 陈友直伴差定海的原因推测

  那么把调到滁州一年的陈友直“承奉吏部钦差”作“伴差”来定海应该有一定的原因的。笔者推测主要两个原因。

  1.陈友谅余部东撤到舟山海岛的队伍,在舟山活动,掀起了一定的风浪,有了“作乱”之状。

  据陈惠芬家传历史,1363年,陈友谅在鄱阳湖被围,后中箭重创,大汉败退之时,就议定一支主力军,经将士们奋不顾身,英勇搏杀,终于拉开口子,冲出包围,东出信江。一路不屈不挠、勇猛拼杀,摆脱了西吴军的追击。

  进入浙江后,部队先在衢州落脚,然后继续向东,经富春江入钱塘江,最终入东海,到舟山各岛。

  在对明朝海禁政策分析时,网上文章说“和朱元璋争天下的陈友谅余部逃出东海”有关:有篇《倭寇的隐患从明朝开始》指出“明朝海防最初建立,是因为对付陈友谅的残余势力。当时陈友谅死了,但他的势力还在,加上朱元璋之前对陈友谅那艘大船和惊人的海上行动能力非常吃惊,刚取得江山,就部署海防”。

  而1996年第1期《韩山师范学院学报》所载黄挺《海禁政策对明朝潮州社会影响》文中的“明初,朱元璋因张士诚、陈友谅余党勾结倭寇,行锁海政策”;我市文史家孙和军《吉祥寺被毁之谜》中的“像方国珍、张士诚、陈友谅、韩林儿等和兰秀山之乱的余部散匿边缘各地”,都从侧面说明了陈友谅余部在舟山各岛存在的事实。

  据《舟山志》历代兵事载,洪武二年、三年,都有反明余部进攻过舟山县城,并攻打宁波等地情况。

  从陈家家传历史到专家论述和舟山当时的现实,都指向陈友谅余部和其他人员在舟山行动的迹象。朝廷把陈友直从滁州叫来,可能有劝降陈友谅在舟山余部的目的。从而陈友直与子孙在舟山的家谱记录,也为衢山皇坟基跟陈友谅的关联增大了可能性。

  2.陈友直长子陈文彬如何来定海,家谱没有记录,陈友直到舟山四年后,陈文彬有了儿子陈琼。由此推测,陈文彬随陈友谅东撤部队来舟山,可能在行动中受了伤被逮,故把滁州的陈友直叫来劝降收服。从陈友直享年71岁,陈琼享年78岁看,陈文彬45岁青壮时期去世,应该是特殊伤情所致。

  《陈氏宗谱》中记载的陈友直与子孙在舟山行迹,对探索文字记载很少的明时舟山的情状,可能会有佐助之用。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汪国华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