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旧时沈家门渔港的挑水行业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龙眼井

旧时挑水卖水师傅塑像

  在普陀博物馆的展厅中,有一组刻画沈家门渔港旧时行业的雕塑,其中有一具挑水师傅的古铜色雕像,这件作品反映了旧时沈家门担水工在码头挑水卖水的渔港风情。那位卖水的师傅,站在渔港码头边,挥着手,似乎扯着喉咙在喊:“卖水啰!”“鹤龄泉淡水要否!”……

  在沈家门渔港的发展过程中,水资源是不可缺少的基础保障,对海上渔民来说,淡水就是生命线。百年前的渔港,还没有自来水。外地渔船,海上作业多日,一靠上沈家门渔港码头,往往会安排渔民先去寻找水源。青龙山是离渔港最近的山峰,山麓的井、泉就成了渔民们取水的宝库。

  龙眼老井有卖水人家

  渔船有淡水需求,渔港就有挑水卖水的行业。青龙山下的龙眼老井,那里的居民“近水楼台先得月”,附近有几户人家以挑水为业。70多年前,那里有一位来自金塘的人家,渔汛季节专门挑水卖给各地渔民。

  说起龙眼井的淡水,在当时渔民的口碑里也是有名气的。虽然地处海边,但由于龙眼井的地势较高,因此井水是淡的,水质极佳,老早荷外徐家酒坊做老酒,也常常来龙眼井挑水。

  龙眼老井位于今滨港路276弄8号附近。龙眼井所在的龙眼小村落,位于青龙山麓的海边,处在沈家门老街区和荷外之间。龙眼往南,就是张网渔船停泊的小水埠头,老沈家门人称为“七楼”的地方(上个世纪80年代初那里曾经造起七层楼,为当时沈家门最高建筑,时普陀县第二百货商店所在地)。

  旧时小水埠头一带,山石嶙峋,从小水埠头到龙眼,那时候海边还没有路。渔民如在小水埠头泊船,只能上山,在山坡上沿着龙眼古道,经“九间房”(旧克昌小学宿舍),然后下坡即可至龙眼小村落。

  龙眼老井,是露天井,井壁四周用石块垒砌,井边有石阶可逐级下井,方便旱天打水。由于井的泉眼位于石缝间,出水比较慢,但井水很少干涸。据附近老人介绍,旧时老井石缝间还生活着一种毛蟹,天气不好的时候,毛蟹就会钻出来,但老一辈有训令,不可捕捉毛蟹。一则是怕小孩落井不安全,二则可能毛蟹能够吃掉水井脏物,有助于水井环境。

  现在的龙眼老井,基本呈旧时风貌,但随着附近居民增多,污水等脏物对井水水质影响很大,井水早已不能饮用。

  鹤龄池、神功池的挑水工

  龙眼老井毕竟有些小,挑水卖水的量还不是很大。鹤龄池、神功池才是旧时沈家门挑水行业的“大本营”。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沈家门设镇,正值渔港大发展之际。渔船数量大增,渔港人口由光绪二十六年(1900)的约5300人,增加到民国二十四年(1935)的21500人,对生产生活用水的需求倍增,沈家门有识之士先后建造神功池、鹤龄池,以供市民饮用,这两口大水池都与沈家门商绅刘寄亭家族有关。神功池位于沈家门北安路戚家湾,至今犹存。而鹤龄池于上世纪70年代末填湮,也只有老底子沈家门人才记得这个老地名。

  鹤龄池,与鹤岭泉有关。当年沈家门商绅为刘寄亭祖父刘鹤龄做百岁之寿,用亲朋贺礼与寿庆筵席之款,拦山修建了鹤岭泉,但是鹤岭泉远在岭陀山下,沈家门城区的百姓前往取水不甚方便,于是在宫墩山下教场附近,修建了鹤龄池,是用管子把鹤岭泉的泉水引到鹤龄池,旱天也可解沈家门人吃水用水之忧,此举为民造福不浅,因此老底子鹤龄池的名气在沈家门也是响当当的。

  鹤龄池,池呈半圆形,靠路边的一侧为直边,靠山一侧则为圆形。鹤龄池竣工之时,民国大佬于右任,应刘寄亭之请,题写“鹤龄池”三个字,旧时曾立有石碑。

  鹤龄池所处位置,在教场朱天庙旧址附近,今菜市路和宫下路交叉口,虽处宫墩山脚下,却也算是沈家门四通八达的“中心”地带,往北经菜市路可至教场区域,往西经菜市路,可至西大街、同济路区域;经宫墩后,往东、南可分别至北安路、中大街。因此水池竣工,沈家门的人都会就近来此处挑水。

  挑水卖水曾是重要行业

  挑水是要付水费的,听老人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每一担水一分钱。

  旧时沈家门渔港有以卖水为生者,挑着两只大水桶沿街叫卖,卖水人一般是壮男力,成群结队,他们为商家、居民送水,一边挑着担,一边吆喝着“鹤龄泉淡水要否!”“卖水啰!”……缺乏劳力的人家,出钱就能用到水。有的大户人家,还有包月、包年的。而每逢渔民拢洋,是挑水生意最好的时候,船上用水都是靠这些卖水人供应。渔船出洋需补给淡水,成群的挑水者到港口码头卖淡水,吆喝声在渔港海口响成一片。所以旧时沈家门渔港卖水,也是一个重要行业。

  挑水工靠肩挑水桶,奔走于渔港,风里来雨里去,辛劳挣钱。有人却打起坏主意,想不劳而获收取所谓“会费”。1948年6月,沈家门职业工会职员郭某及镇公所一帮人,想组织所谓的“挑水业工会”,凡挑水者均逼令入会,抬高水价,滥收会费。有两位家住大岭下花树岙的农民,来沈家门挑水贩卖,因不愿入工会,导致水桶被郭某等人捣毁,还无端被打耳光,引起当时民众的强烈不满。

  当时《宁波日报》报道说:“查本镇鹤龄泉与神功池等,皆为地方热心人士为便利民众汲水而建筑,岂容据为私有,如此非法组织,强占图利,一般民众及商店,均大为不满,希当局取缔云。”这条新闻,也反映旧时代沈家门挑水工的生活不易。

  上世纪60年代沈家门人用上了自来水,后来沈家门渔港码头陆续建起自来水供水站,用皮管子向渔船供水,挑水卖水这个行当才逐渐消失。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太阳山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