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马岙石芝坑王家与白泉王家的故事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许多看似普通的史料背后,都蕴藏着一段又一段的故事。近日,笔者发现了马岙石芝坑王家与白泉王家百年前的一段友谊。

  王昌科(1846-?),字兆登,号樵暾,晚号简庵,清末民初定海白泉人,优行廪贡生,光绪庚辰年(1880年)恩贡,清末“例选直隶州州判改就复设教谕”,著有《读史纪要八卷》,民国元年(即1912年)曾当选为定海县议会议员,参与修撰过民国《定海县志》等。《白泉镇志》亦有载:清光绪年间,繁强村贡生王昌科在家设私塾,广收学童。

  而马岙石芝坑王亨彦亦在1912年当选为议员,也参与修撰过《定海县志》,同时也曾开办过私塾,可谓是同行同事,故而这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上有很多的交集。

  在王亨彦《锐庐思痛记》中,有王昌科为其作序,在序中,原原本本描述了王亨彦因丧子之痛才撰写了这本《锐庐思痛记》。该书之中亦有载,王昌科、王亨彦、王祖安(王亨彦之子)等人曾于宣统己酉年(1909年)六月共游普陀山,还写了一件趣事:“凡游普陀者,必至梵音洞以观大士之现身,一日余偕同游者往视之。樵暾先生和庭君皆有所见,惟述所见之形不同,余与子及周生则否。”

  王昌科在《锐庐思痛记》中还为王亨彦之子王祖安留诗一首,以示悲痛之情:

  好学由来不永年,昙花一现竟无传。西河抱痛谁能遣,南海同游我亦怜。鸟哺难忘空缱绻,象贤莫属费周旋。未将身后安排定,一别销魂总黯然。地下修文岂自由,半生知己一时休。苦攻几类鹃啼血,悲咽犹如骨梗喉。乞假早知身永诀,慰亲还望疾能瘳。彭殇原是寻常事,独惜椿庭老泪流。

  说来也巧,王昌科为王亨彦之子写序留诗,而王亨彦也在《定海白泉王氏宗谱》为王昌科之父留序,题曰“五庄公像赞”。五庄公,即“王荣淦”(1822-1877),字丽水,号五庄,邑武生,世居定海白泉庄,是景晖公(国学生)的第五子,其祖上织熙公也是一武生。故而可以看出,受到家庭教育因素的影响,这王荣淦能文能武,可谓是文武双全,但其仕途一直不顺,屡赴武闱而不遂,便只能在军中担任教师。28岁因父亲去世,不得不在家丁忧,失去做官的机会,“捧缴违愿,终天抱恨,自是始无意于功名矣。”

  王昌科除了和王亨彦相识外,还和马岙石芝坑的王亨兆(王亨彦之长兄)是定海县学里的“同学”。王昌科在1909年为庆祝王亨彦五十大寿留诗一首“……论交先后兄和弟,约计韶光五十春(自注同治癸亥,与令兄亦瑞同游邑庠,迄今四十有六年矣)”。

  这诗中的兄即是王亨兆,字亦瑞。“同治癸亥”即1863年,邑庠即县学,清时供秀才们读书之学校,以备参与更高一级的考试,有名额限制。

  可以看出,王亨兆与17岁的王昌科在1863年即一起在定海县学读书,当时的县学以科举考试为主要内容,始终把儒家经典作为教材,深入学习四书五经。而能入县学者,也只有通过童子试(童子试亦称童试,分为“县试”、“府试”及“院试”三个阶段)的生员(俗称“秀才”)才有这个资格,在《锐庐思痛记》有对王亨兆当年应县试时考生数量的记载:“先伯父亦瑞公时,减至四百余名。”故而王昌科和王亨兆在1863年就已经通过了童子试成为了秀才,二人能够在当时4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实属不易。

  时间如白云苍狗,一晃,已经过去一百多年,这段尘封已久的友谊着实让后世为之称道。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王立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