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文艺

海邦灵岳访灵荈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烨烨灵荈。托根高冈;吸风饮露,负阴向阳。——《茶经》

  定海之茶,多山谷野产。从孙峰兄的文章中看到,明万历年间,舟山参将张可大曾赠鄞县的文人屠本畯舟山茶,屠本畯特意题诗《舟山茶》:灵荈元戎惠,殷勤置一罂。自 山溜沦,当令可儿烹。啜罢增神爽,宾来着意评。翁洲新制好,隽永得诗成。

  看来,定海茶历史也不短。

  茶人谷、大潭岗、蚂蟥山、黄杨尖、泄岭诸定海茶场,我在闲暇时刻都曾登山到过,并非出自吃茶的偏好,而是出于对定海本土植被物种的关注。之前曾有几年执编舟山市茶研会《茶缘》杂志,兴起缘来也写过几篇茶文章。万物有灵,茶亦灵物。定海道头东岳宫山有“海邦灵岳”摩崖石刻,海邦灵岳所产之茶,自然也可雅称为灵茶、灵荈了。

  金山灵荈700亩,沿着崎岖的水泥山路,我曾两度与众文友登高赏茶。金山茶场位于山脊线两侧,由于经过修剪,整个茶场是绿波拥潮的曲线,柔和靓丽,沁人眼球,润人心脾。东北远眺白泉,西南俯瞰定海城,目光所及,皆云海浮岛。茶喜高,吸风饮露,负阴向阳,彷佛灵狷者,高洁幽隐,定海人习惯称之为高山云雾茶。灵荈甘为高僧、雅士品咂之饮,或激以灵感,或发以性情,茶为人瘾,人为茶痴,古今皆然。

  定海多青山秀谷,五雷山茶场昔有五雷殿,后为禅寺,乃佛道合修之境界。所谓五雷,雷公雷母及风云雨三子。故五雷有五峰,司掌雷电风云雨。五雷山海拔在舟山本岛次于黄杨、蚂蟥两山而列第三,我曾经在《五雷禅寺碑记》里,如此描述:

  天泄翠微,海纳浩瀚。道中之法,万物循环。诸峰如青螺之髻,环山犹锦霞之染。西南引白鹤、鲤鱼山冲作遨游姿;东北依南洞、长春岭水库喻碧玉坛。凤凰翔侧,仙居在焉。动则雷霆叱咤,静则龙蛇蛰潜。

  茶场中间有一茶亭,或做玻璃观景亭。饮几口用五雷山井水泡煮的浓浓的绿茶,是舌尖的享受,也是心性的涤滤。要知道,适宜泡茶的五雷山井水是定海口碑最佳的生态野水。

  车至小沙寺岭茶园,那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地方——一个秘境般的小沙古村落。寺岭石拱桥是舟山现存最大的原生态古石拱桥。诛倭岭、大寺岭、小寺岭、擂草岭等卵石古道在此交汇,茶园也是近10余年来开发形成的。但山道两侧多野茶,春天采茶时节,时有登山驴友采摘其中,乐山乐水,不亦乐乎。山涧水名曰龙潭坑,寺岭龙潭坑与紫微狭门的龙潭坑(茶人谷)本在同一山之两麓,一东一西构成定海民间山野两条龙文化的摹本,东边是韭菜龙皇宫,西边是锦线龙皇宫。溪坑好,溪水也好,估计寺岭的茶性子都是这韭菜龙潭坑的溪水滋润出来的。

  晴珠泻碧,罅穴萦光;龙饮山溜, 云浮翠霞。春风多情,逡巡于茶园着墨;溪光有韵,婉约与汲者呢喃。想起20年前写过的诗,幽似操弦响颤颤,流如织锦影涟涟。如今看去,眉峰聚处水波横,疑似常羲洗月泉。

  好水烹好茶,茶香氤氲出茶之秘境。远离俗尘,环境造化。

  在马岙,围桌聊茶,南风习习,不觉心襟摇荡。有俞静等青年越剧团两美女着戏服前来抹茶表演,我是“青越”粉丝,想不到越剧角儿玩起了抹茶,一招一招的,又让我刮目。玉水注、黄金碾、细绢筛、兔毫盏,温碗、调膏、点茶,应和宋朝的韵律,喝一杯“青越”美女抹的茶。在茶筅贴着碗底反复七次的搅动、击打之中,茶汤上的那一青黄沫浡,彷佛已将凡尘俗事,美化为蕙心兰质。这份味蕾,生平第一次;这盏柔蜜,人情第一遭。

  茶可泡、可煮,也可抹,茶艺表演多此一韵,茶人饮茶多此一技。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白居易的茶诗太知名了,无由任我持一碗,寄与海山爱茶人。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和军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