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文化名城

舟山,文化掘金底气何来?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舟山群岛,浩瀚烟波;海洋文化,千岛之魂。资源禀赋厚实的舟山,正加快实施文化强市战略,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海洋文化产业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吹响了“推进国际海洋文化名城建设”的进军号。我市的文化产业,特别是海洋文化传媒产业规模持续扩大,产业特色正在形成,集聚效应日益显现。上年度,全市文化产出达124.86亿元,增加值为54.57亿元,同比增长15.3%,增加值排名全省第一。一大批高大上的海洋文化传媒作品、高品质的岛城公共文化服务、高质量的海洋文化传媒产业,正向做大做强快速发展,文渊悠久、文脉如海、文气充沛的“非遗”文化,正成为新区、自贸区和“四个舟山”建设的强劲动力。

  一、逼出来的机遇

  众所周知,眼下文化产业正异军突起,但是,这支队伍中的传统媒体产业却正面临全行业的“寒冬”。国内如此,发达国家也如此。受新媒体冲击,传统媒体的入口价值不断下降,靠流量换广告举步维艰,主营业务一路下滑,传统媒体的垄断价值链开始松动。到去年底,省内地市级媒体均面临下行挑战,我市媒体也不例外,广告营收不容乐观。以广告主导为运营模式曾经红红火火的传统媒体,正显尴尬。但另一方面,相比大文化产业却“风景独好”,据统计,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营业收入91950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0.8%。我国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数量已经超过341万户,文化产业的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就我省来说,文化产业已成为浙江的支柱型产业。根据《浙江省文化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全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将达到8%以上,预估总产出高达1.6万亿元。

  由此可见,传统媒体做文化,前景广阔。浙报传媒、浙江广电和湖南卫视等就是靠做文化杀出血路,领先全国。舟山媒体做文化,做“文化+”。《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文化+”行动。舟山的“非遗”和渔俗文化都是宝贝,受条件限制,属地变现很难。我们可以搭建海洋文化传播平台,放大国家级新区、自贸区的国家战略大概念,主动“+”出去,做强文化。被誉为国内影视娱乐行业旗舰的“光线传媒”认为,仅凭舟山每年5000万游客这个数字,对投资人来说,就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故事”,哪家资本不感兴趣?怎会“+”不出去?舟山的“非遗”和本土渔俗别具一格,可以选择某一岛或岛群,通过资本运作、影视传播、文化包装、公关宣传,将其打造成“国际范”的花园式海洋影视文化旅游娱乐岛。这样,一来为传统媒体建起了“造血”平台;二来打破传统媒体依赖广告主导、一棵树上吊死的单一经营模式,实现媒体搭台,文化支撑,海洋唱戏,做大产业。

  不过,最大问题来了,钱从哪儿来?

  二、撬动我市海洋文化传媒产业的“第三条路径”

  作为政府层面推进和发展文化传媒产业,通常两条路径:

  第一,政府资助或直接投资。这是许多城市扶持发展文化传媒产业的普遍做法。优点是政策成熟,风险较小。缺点是资金有限,效果不明显。以我市为例,眼下新区正轰轰烈烈地展开“五大会战”和“四个舟山”大建设,政府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专门拨巨款来资助文化传媒产业不现实。市里尽管也建立了“文创贷”合作平台,设立“文创贷”政府风险补偿金,拓宽了中小文化企业的融资渠道。从理论上讲,随着平台经济的扩展,接下去的融资成本也会越来越低。《舟山市建设国际海洋文化名城实施方案》也明确:“用好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积极争取市级产业发展基金投向文化产业。”今年全市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更提出,要全面推动文化产业与旅游、科技、互联网、自贸区、金融等交互融合,逐步建立文化产业与相关特色产业全方位、深层次、宽领域融合发展格局。但苦于资金局限,杯水车薪的融资很难适应做大做强要求。苏宁环球国际文化集团本想与我们合作,共引域外资本,策划高端项目,把舟山的旅游、“非遗”和渔俗文化“+”苏宁环球;结合海景、岛景、渔景,共同打造影视、动漫及VR产业基地,高附加值海洋文化产品的孵化地。却因我们的文化企业势单力薄,产品过于“原始”,培育成本过高而错失良机。这也是我市近年虽然冒出的文化传媒企业如雨后春笋,但始终长不大、长不高的重要原因。显然,这一路径与兄弟城市过于同质,很难突破。

  第二,直引大项目,政府给政策。诸如浦东的迪士尼、珠海的长隆、安吉的“凯蒂猫”等,这当然好。但这需要时间等待、机会运气、条件创造。“等等再说”概率太高!近来,陆续有国内知名文化企业来新区考察,结果大多“等等再说”。笔者也曾多次向国内电视娱乐节目的领头羊、“中国新歌声”制作方、灿星传媒总裁面荐舟山,望能依托灿星强大资本和品牌影响力,把舟山原生态“鱼腥味”原创作品进行包装,融入如“中国新歌声”“我是歌手”等现象级娱乐项目,并希望把外场拍摄制作地移至舟山;与舟山的高校或职业学院合作,开展艺人经纪培训,成立演艺学校,建立明星培养训练基地等,做成演艺、娱乐、美容、化妆品、文博会等完整的文化传媒时尚消费会展产业链。灿星考察后觉得,我们的硬件差距较远,只能“等等再说”。但开创新时代的“四个舟山”建设要求我们不能等,不能空磨时间,更不可能刻意去“创造”不现实的落地条件。可想而知,这一路径,同样艰难,很艰难!

  还是老话说得好:求人不如求己!如一首诗写的:“变革自己吧,不要指望任何人,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能救我们的,只有自己!”第三条路径:挖掘新区、自贸区的自身资源优势,政策优势,把“僵死”资产盘活,变现成财金投资基金,为我市文化传媒产业发展挖掘“资金池”!

  三、为什么呼吁将待处置旧大楼变现成财金投资基金?

  财金投资基金是什么鬼?

  根据“舟政办发【2015】109号”《浙江舟山群岛新区财金投资基金管理办法》精神,它是由市政府设立,旨在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实现政府主导与市场运作的有效结合,引导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支持我市经济发展,促进优质资本、项目、技术和人才向舟山集聚,推进新区产业经济发展。主要通过引导设立子基金方式间接投资相关基础设施和产业项目,兼顾对少量全市重大项目实行直接投资。

  有了这份“十章四十条”的《办法》,等于就给了我们进行国有资产合规运作的政策导向和创新护身符。

  为什么要呼吁将待处置的旧办公大楼变现成财金投资基金或类似模式,进行国资控股下的资本运作?

  眼下正值“四个舟山”建设大开放大创新大发展的好时机,文化传媒产业发展更是如此,机不可失。以我市两家媒体集团为例,两单位正在或即将搬入新区文创产业园,经批准,原旧传媒大楼同意公开拍卖整体出售。那么,我们就不妨将探讨话题落在这两家媒体的原不动产上,看看这“第三条路径”是什么情况?其实,说白了就是将原不动产作价后转性变现成财金投资基金,然后注资子基金——“文投基金”。这有两种模式可探索:

  第一,“买楼”模式,即以不动产“旧楼”作价收购的国资注资模式。两媒体集团搬迁至新区文创园后,原旧空置大楼可作如下尝试:先由两媒体联合“出资”新组建文化传播公司,市国资委将两单位的旧大楼先评估作价,再以财金投资基金模式注资新公司。媒体集团与新组“公司”资产剥离,债务剥离,风险剥离。新公司通过加杠杆或股权融资后,以协商付款或股权分期回购和利润分红形式向两“股东”支付购房款。这样,对财政来说,不用掏一分钱,新增了一家国有企业,既养了新税源,又保全了国有资产的保值与增值。对媒体集团来说,形同“售卖”了旧楼,收回了现金,还增持了新公司股份,为将来本媒体的融资需求增添了新的授信渠道。对新公司来说,有了固定资产,就有了运营资本,就可以投资、谋划、运营与国家级新区和自贸区地位相适应的海洋文化传媒产业,按做大做强要求,向上市目标前进。这是一个三赢的尝试!

  第二,“卖楼”模式。即将旧大楼及周边出让土地、大楼权属作价后,变性为财金投资基金子基金——“文投基金”,类似“卖楼”形式,以间接投资或项目直接投资模式注资新公司。约定投资年限和项目退出协议,到时国资部门采取股权转让、股份减持、股东回购以及解散清算等方式实现退出。操作上也同样可采用旧空置办公楼等国有不动产投资形式。财政也不出一分钱现金,还保全国有资产。而“文投基金”便拥有了无需财政现金投资的“资金池”。有了钱,就有了底气!

  四、起点低怕什么,大不了加倍努力!

  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指出:“当今世界,变革创新的潮流滚滚向前。谁排斥变革,谁拒绝创新,谁就会落后于时代,谁就会被历史淘汰。”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浪潮兴起,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广泛应用,给文化传媒产业的内容生产、表现形式、商业模式带来深刻变革。从我们浙江来看,文化传媒产业恰恰赶上大势,站到风口。全省各地的文化产业妙招连连、借势起飞。据《浙江日报》报道,我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已由2010年的1056.09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2490亿元,年均增长18%。2015年全省文化及相关特色产业实现增加值2490亿元,占GDP的比重达5.81%。横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如今30多个外景基地和主题公园、35座室内高科技电影棚,成为全球最大的影视实景拍摄基地。每天5万游客涌入,每年300个剧组拍摄,2016年收入180多亿元。我们舟山的文化传媒事业也正进入全面产业化阶段,从舞台到荧屏,从纸端到移动端,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一大批格调高雅、艺术完美、海味喷薄的海洋文化作品频频迭现。

  “传媒控制资本,资本壮大传媒”。这是作为全国唯一以报业集团荣获“全国文化企业30强”称号的浙报传媒的成功实践。事实证明,传统媒体若立足现有条件,创新理念,盘活“僵死”资产,提高股权融资比例,管控好现金流,管控好杠杆率,完全能够做大文化传媒产业资金池。浙报传媒、浙江广电及湖南卫视等媒体的成功转型实践告诉我们,在传统媒体产业经营整体下滑的窘境中,集中资本与技术,可以让文化传媒产业推进大规模赋能创新的机会,促进传媒控制资本;反过来,资本有强大的资金池作为支撑,又令文化传媒得以壮大,得以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发展本土文化新兴业态,加强海洋文化知识产权综合开发,大力推进数字媒体内容产业发展,加快实现媒体与出版、旅游、演艺、软件和信息服务、商贸、时尚等融合发展。国内这些行业内成功的同行经验告诉我们:只要肯努力,一切皆有缘。就像马拉松比赛,开始的时候往往看不出谁出色。当运动员冲向终点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记得他们起跑时的快慢。逼自己一把,把别人做不了的事情做成,把别人做得了的事情做完美,把别人做得好的事情做极致,这就是我们舟山文化掘金的底气!

  对标国内行业内同行的文化产业运作经验,我们可否试水?

  有人总抱怨本地文化产业基础弱,起点低!没错,起点低,也就注定你的成功之路会比别人走得更艰难。人生如此,我们新区的文化传媒产业发展也如此。但经验告诉我们,起点低没什么可怕,怕只怕你不肯逼自己创新。“后来居上”在经济学中也叫新增长理论:即后来者以知识追赶为核心,以模仿经验为途径,完全可能实现对先进者的赶超。因为模仿与使用先进者的经验成本比自我创新成本低得多。作为后来者,最有可能以较低成本和较短的时间,学习使用先进者长期积累、高成本发展的市场、技术、知识、信息,甚至失败的教训,也最有可能充分利用“比较优势”,通过开放和交易,开发本地市场和市外市场,从中获得比较利益,实现超越。当今时代拼的不是起点,而是坚持的耐力和成长的速度。就像刷脸付款一样,有人总在担忧老人怎么办。其实就是借口,是你内心害怕被时代抛弃的借口!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的开放硕果已经证明,跨海大桥上滚滚前进的车轮,并不会因为你担忧,不会因为你而停下,反而越滚越快!这就是时代进步的真实写照。

  跨海架彩虹,天堑变通途。当年天天摆“龙门阵”盛况空前的鸭蛋山“海峡轮渡”一夜失色,国家级新区、自贸区应运而生。起点低怕什么,大不了加倍努力!

  (作者单位:舟山日报社)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吴崇杰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