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舟山名人

金性尧:一个特殊的“舟中校友”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百度介绍

  金 性 尧(1916~2007·7·15),别号星屋,汉族,笔名文载道,浙江定海人,民进会员,当代古典文学家。 上海古籍出版社支部主任、一代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

  一 未进舟中的“校友”

  当代古典文学家、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金性尧是舟山定海人。 1916年5月5日,金性尧在定海出生。他在定海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1922年,刘鸿生等旅沪乡绅创办了舟山中学(先称定海公学,1924年改为定海中学,是舟山中学前身)。已经兴办开学,正是金性尧上小学,然后读初中的时段。但是,定海舟中的小学部和中学的学生名单里,没有金性尧的名字。

  原来金性尧6岁开始就接受私塾教学,进的是定海阮氏私塾。老师以“富”“贵”二字为启蒙教育,在认识“人手足刀尺”之后,读的是《百家姓》《三字经》《幼学琼林》《古文观止》《论语》等历史上流传的教材,由阮家父子阮乃逊与阮洁生教书,他一直读到12岁。 13岁开始就到定海王家祠堂私塾上学。这时除了学习古文外,增加了英语和数学。私塾的教育,是极度的灌输。金性尧一方面刻苦识记,把枯燥的“之乎者也”文言文刻录在他尚稚嫩的脑海深处。尽管到上海20岁后,师从忻江明进士,读《春秋左氏传》等经传,但年少时古文功底基础扎实,为他日后“散文牢固地扎根于传统之中”提供了条件;但他又从“所受于他们(私塾、塾师)的痛苦和流弊而论”“从心底里送出憎恶”。

  那么金性尧为什么没上现代学校,应该跟当时的舟山教育现状有关系。因为尽管当时舟山学校开始发展,但还是不发达,而舟山的私塾根深蒂固,并很发达。人们习惯把孩子送到私塾开开眼界,即使大户人家也大都这样。 1933年9月24日的《定海舟报》一篇题为《县政会议议决派警取缔私塾以利学务案》的报道分析取缔私塾原因时说:“本邑教育之不发达,可谓超峰绝顶。原因虽多,而私塾林立,教授无方,要亦为其最大主因。各岛各海山固无论矣,即城岛各地私塾林立。一般塾师稍加自爱改变教授方法者,虽亦有一二,然头脑冬烘,沿用《百家姓》《三字经》者,仍居八九;平日用胁肩谄笑之手段,笼络各生之家属,使聪明智慧之青年学生,牺牲于塾师的绳头微利之下。迭经党政机关淘劣剩良,设法肃清,终以渠等神通广大,不已时而死灰复燃……”

  而读私塾的学生如要读舟中,就要进行入学考,除了考国语外,还要考数学和自然,而这些是私塾所根本没学过的。像丁公量先生原本也是读私塾,后来私塾要取缔,想读定海中学,就在暑假请人补数学和自然。后来数学经过补考才进入定海中学。所以一般来说,读了私塾再上中学有知识衔接的困难。

  可能因此,使得金性尧没能来舟中就读。有资料说金振华是金性尧的化名。就此问题,2010年10月底,我曾去信请教在北京的乐时鸣将军。 12月25日,乐将军写了回信,说:“金振华和金性尧不是一个人。金性尧没有在舟中上过学,不是舟中学生。金振华是舟中学生,与我同班,是1932年初中毕业,同班毕业的共13人。除刘念忠(刘鸿生先生的七子)等四人外,我们九人,包括我和胡世奎、金振华等都于1932年秋去上海在刘鸿生先生的企业中任职”“全国解放后,金振华曾任无锡人民银行行长,不幸英年早逝”。金振华于1986年因病去世,金振华是金性尧的化名应该是一种误会。

  那么为什么金振华跟金性尧会有这样的误会呢?为什么后来在上海舟中校友会的名录里,有金性尧的大名,成为特殊的舟中“校友”呢? 这里面有什么因缘呢?

  二 被请为《微明》“社长”,与鲁迅通过四封信

  讲到其中因缘,自然要提到《微明》文艺月刊。

  当时舟中出去的学生追求进步,热爱文学。乐时鸣到上海工作后,就着手文学创作,他的作品在1933年和1934年两期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文艺》上刊发。其他同学也是这样。几个初入社会又热爱文艺,关心时局,兴趣相投的同学经常一起在乐时鸣的住处,谈论人生,谈论文学,于是1934年萌生了自己出钱办一份杂志的念头,经过商议后,决定杂志的名字叫做《微明》,就成立微明文学社。乐时鸣将军(解放军政治学院原副政委)后来回忆说:“那个时候,你说是幼稚也比较幼稚,进步也比较进步,是吧,这个明,大家知道光明,一点点光明。我们小孩子,这么一班年轻人,想有一个自己的刊物,既表示比较进步,也不敢自己吹牛啊,所以叫‘微明’,现在想想这还比较合适。 ”后来,1933年毕业的忻元锡(解放后曾任上海市副市长)、周中奎(后改名周山,江苏周山镇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等也来到上海刘鸿生公司工作,并参加了办刊活动。

  乐将军在给我的信中说:“1935年我们创办《微明》文艺月刊,原是我们舟中同学酝酿筹备的,由我任编辑(刊物小,不敢自称主编),胡世奎任总务,推选金振华任社长。因金性尧的工作单位和我们在一个楼里,他在一楼,我在三楼,胡世奎在五楼。同是定海人。而且知道他喜好文艺,能写杂文(散文)……因此我们就请金性尧为社长。《微明》的实际工作仍由我和胡世奎主持。因经费和稿源困难,《微明》只出了七期,就停办了。 ”

  从信中获知,原来微明社的社长是金振华,而开办以后,他们请金性尧当社长。这“社长”前后的变化,也许就是产生“金振华是金性尧化名”这个误会的原因吧。

  1933年,金性尧随全家迁到了上海。 1934年他就在中华煤球公司工作。从1933年开始他就在《定海舟报》副刊“欸乃”上发表文章。1934年年底还与鲁迅通过四封信。他比乐时鸣年长一岁。既是老乡,又有写作名气。乐时鸣他们开始创办时向他约稿,金性尧慨然同意,1935年1月出版的创刊号就有以他的笔名“毛杆”刊发的两篇文章:《“安分守己”》和《看马戏》,语言幽默,以诙谐讽刺的笔调,对国人那种“各人自扫门前雪”的不思进取的思想和自吹的现状进行艺术批判。这样,金性尧就进入了舟中校友的文学团队。而《微明》杂志后来刊登“长城牌热水瓶”的广告,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我国最早用“长城牌”热水瓶注册商标的是定海商人甘斗南创立的立兴热水瓶厂。而金性尧的母亲甘葆壬,就来自甘氏家族。而金性尧的妻子武桂芳的父亲可能又在这个热水瓶厂任经理之类职务。可以推想这个广告是金性尧给办过来。据说每月给广告费十元。这对自费办刊的小青年来说,是一个有力的资助。

  金性尧支持舟中校友办刊,并加入到了这个队伍,不单写文,而且办来广告,资助办刊,尽心尽力。于是,大家就视他如同校友,尊他为社长,是很自然的延伸。

  三 在上海校友名录的“校友”

  说到舟中校友会,其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定海都分别建立过。但是建国后真正开始筹备校友会还是1980年代以后。 1985年10月20日,以忻元锡、丁公量为正副会长的舟山中学上海校友会筹备会成立,胡世奎等是顾问。筹备会广泛联系校友,填表登记。这些曾经一起办过《微明》的同学,自然记得这个“校友”。金性尧收到了登记表并填写上交。筹备会经过努力,决定于1986年1月5日召开上海校友会成立大会,并出大会特刊,负责会刊的校友请金性尧写点文字,当时他正在忙着他的《炉边诗话》出版工作,但他欣然答应,几天后即写就了一首《乡思——为舟山中学(上海)校友会作》寄交筹备会,诗曰:

  我家曾住北门头,一别乡关海上留;十载伶俜伤老大,千般风土最绸缪;小桥流水窗迎月,僧寺红泥竹报秋;却喜相逢云雾后,梓情遥寄故翁洲。

  诗中他回忆往昔,想起定海老家美好的景象。“梓情遥寄故翁洲”把他浓浓的思乡之情深切表露。读了这首诗后,我特地去北门寻找曾被称为“金家大屋”的金老故居。在桑园弄路口找到了在白色的高墙中闭锁的房子。四周被高墙紧围,南即桑园弄,西有移动公司大厦,北面老屋两层楼房屋顶,却被一幢现代大楼紧紧逼压,东墙有小门,门边墙上嵌一石碑,是舟山市文物管理委员会2002年6月29日里的“舟山市文物保护点——金家住宅”,而门侧有一厕所,小门边乱堆杂物,很脏。这老屋关闭着,无人管理,任凭雨水侵蚀腐烂,将要坍塌,变成危房。作为民国定海工商“八大家”之一的“金家住宅”这样一个文物保护点竟是这样的景象,不禁有点心寒。其实文物是文化古城的一个历史文化体现,如果能够很好地保护,加以修复,那可是古城历史文化的基点,一个个基点链接那就是古城的整体文化内涵。定海有这么多文物保护点,都修复起来,挖掘那些文化内涵,并连一体,加以开发,就是古城文化的良好展示,胜于那些仿造建筑不知几百倍,这样的两全其美的事,无人问津,令人心颤。金性尧回忆老家大屋,表达思乡之情,是种乡愁。于此看来,加入舟中上海校友会,也是他浓浓乡愁的一个寄托吧。

  1986年1月5日,上海校友会召开成立大会,金性尧便早早地赶去参加,并会见了舟中老校长方同源和忻元锡、丁公量、胡世奎、陆修熙等校友,非常欢欣地交谈,情意浓浓。

  上海校友会成立后,一年总会举行几次校友茶叙联欢会。 1990年9月15日在化工局老干部活动室他们举行该年的第三次校友茶叙会。校友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陆修熙请金性尧来谈谈他的写作。75岁高龄而病弱的他欣然答应。他预见可能那天会下雨,担心雨天挤车不便,就预约了出租车。那天果然下雨,谁知等到八点三刻,出租车却没有来,他就赶快乘21路车来。一到会场,他先连声道歉,接着就娓娓不倦地谈了他所写《新注唐诗三百首》。他以乡音舟山话漫谈,偶然插入普通话、上海话,幽默风趣,谈笑风生,如拉家常;有时,校友们也插入交谈,显得活泼生动。

  1990年9月上海校友会联络处编印的《舟山校友》第十四期有专题报道《金性尧畅谈编注<唐诗三百首>》,其中介绍说:“校友金性尧,笔名文载,又在阮家私塾读书道。即享文名。后来沪从事写作,驰誉文坛,金边《新注唐诗三百首》等,都不胫而走,洛阳纸贵……他说过去有喻守真《唐诗三百首新析》颇可一读,还有朱大可的《唐诗三百首》。他想另辟蹊径。独抒己见,匠心独具,功力颇深。故题其书名为《新注唐诗三百首》,出版后脍炙人口,一版再版,至今共印了一百四十余万本。 ”一开头就“校友”相衬,很是亲切。是啊,从金老在办《微明》时表现,到现在金老的情谊,让大家认定他就是“舟中校友”。而金老也很愿意成为“舟中校友”。尽管金老没有上过舟中,但一种历史和现实的情缘,却让他和“舟中校友”融合了,成了一个特殊的校友,一颗善良的“校友之星”。本版均为资料照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汪国华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