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舟山名人

乐善好施——河东园山陈氏溯源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章王两姓,不如瑚琏两房”,这是来自于白泉民间的一句顺口溜。顺口溜的背后所折射出园山陈氏“瑚·琏”两房的富裕与辉煌。据记载,时有田产三千余亩,佃民无数,田产之多为清代“白泉庄”一邑之最。

  如此富有程度,不免让人心生好奇,欲探究竟。

  陈氏老屋 见证辉煌

  “河东园山5—18号”陈氏老屋,坐东北朝西南,占地面积825平方米。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并于2010年6月,被公布为市级文保单位。现存由围墙连接内重台门、正屋、东西厢房,整体保存完整的四合院落。原“内重台门”南侧有一花园,今仅存开于东厢房南侧山墙外的外重台门。四合院西南侧翠竹掩映,外重台门为二级叠落脊,单面坡顶,造型古朴典雅。内重台门为六级垂带石踏跺,两侧壁柱碶成须弥座式。台门的门楣部分并雕刻有牡丹花、核桃等纹饰,彰显出富贵吉祥之意。正屋七间,单檐硬山顶,盖小青瓦。正屋中脊灰塑“福”字,明间穿斗式梁架,用月梁。其中,檐下柱头十字斗拱,大雀替雕刻有传统的仙鹤、花草、如意等精美纹饰,鼓形柱出。东、西厢房皆面阔三间,单檐硬山顶,盖青瓦,穿斗式梁架,用月梁。檐下龙首挑尖,牛腿上用十字斗拱,雀替。前檐墙向正屋方向延伸出一面漏富墙,单面坡,穿斗式梁架,廊下相通,整体布局规整,古朴厚重。在两百余年的风雨沧桑中,陈氏老屋依旧保持着原有的面貌,屹立在园山脚麓下,彰显着曾经的富贵与辉煌。

  农耕牧樵 经商起家

  据河东陈氏世代相传,早在康熙年间,园山陈氏先祖从河东桥头陈“里陈”分居于此。当时仅分得少许钱粮,以及一把镰刀一口米缸、一个衣橱、一间安身立命的茅草屋,园山陈氏先祖携带家室在荒无人烟的园山脚下,开始垦荒拓土,经营家业。园山也因此炊烟袅袅,始有人居。此后,勤俭积累,繁衍生息,至陈一彦已历四代、近百年。而此时的定海县,从康熙海禁展复之初到乾隆盛世,偏居海岛一隅的百姓生齿日繁,呈现岀一派安居乐业,生机勃勃之景象。境内民户也开始大兴土木,修建屋宇。圆山陈氏第四代“陈一彦”一改以往祖祖辈辈传统的农耕生活方式,以敏锐的商业头脑察觉商机,筹措资金在白泉庄老碶头开行铺,经营木材生意。因其深谙经营之道,又逢天时、地利、人和之良机。从福建采购而来的木材基本销售一空,获利丰厚,在其经营的数十年时间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除此之外,他抽取部分资金,在北蝉等地以围海筑塘方式,开垦出了数量庞大的涂田产业,岁久成耕,又出资购置他处良田,如洞岙庄等皆有其田,加之经营有方,产业与日俱增,越做越大。园山的陈氏一门因此富甲一方,显赫乡里,同时也为其子“陈宗裕”的人生履历奠定了厚实之基。

  光绪《定海厅志》载:下横洋庙,前明旧址。弃遣时倾圮……乾隆二十二年(1757)……士绅“陈宗裕”等扩其旧址,集资重建……

  尚德守节 传家有道

  中国千百年来基于封建礼教的意识形态下,传统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条条框框已潜移默化于每一个家庭及成员,或规范于己、或言传身教,以此来光耀门楣。

  翻阅2015年编修的《古滃洲陈氏宗谱》园山陈氏世系图,每一位陈氏先人的辈分名字都与红线紧密相连,唯独生平事迹未有详明。幸然,光绪《定海厅志》所录与“旌节匾额”把瑚琏两房三代荣耀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园山陈氏祖祠“聚德堂”内,一块匾额悬置于中堂,赫然醒目。匾额正中镌刻楷书“旌节”二字,“圣旨”铭于其上。左右两侧落款为:钦命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浙江等处提督军务院,题请。节妇陈宗裕妻;翁氏。大清嘉庆八年十二月,穀旦。

  这块旌节匾额是清嘉庆皇帝御颁给陈宗裕之妻翁氏的守节之美德,也是圆山陈氏(胡·琏)两房的至高荣耀!对于其后辈无疑是潜移默化的熏陶与为人处世的榜样。据光绪《定海厅志》载:翁氏,陈宗裕妻。年二十八而寡,守节四十年。子士大,取岁贡生王煋女,早殁,继室王氏即其妹也。年二十九,士大卒。王氏奉孀姑极谨,闾里称之。

  定海厅志所录入的王煋,今白泉繁强村王氏先祖。文才昭著,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列为岁贡。其女王氏嫁于园山“士绅”陈宗裕之子陈士大。由此可见,一个是忠厚殷实,富家子弟;一个是书香世家,名门闺秀,两姓联姻,可谓门当户对。因此,对于“王、陈”两家的家世、家风以及彼此间的家业都有着毋庸置疑的显著提升。然而,王氏早年撒手人寰,离夫先去。王煋又把次女许配给陈士大,续弦为妻,以成方圆。可见王煋对这个女婿的“称心如意”。其间,陈士大与王氏嗣下二子,长子陈世济、次子陈世勋;由此始分为“瑚·琏”两房,喻意两房德才兼备,能担大任。此后,王氏也在漫长的岁月里,持之以恒地恪守着传统的节、孝家风。

  到了清晚期,“陈琏房”依旧沿袭着“门当户对”的嫁娶之道。光绪年间,“陈琏房”隆字辈之女与定海北门冠称“首富”的钱孟房联姻。婚嫁当日“陈琏房”的嫁妆极其奢华,各种珠宝玉器、绫罗绸缎等物应有尽有。抬嫁队伍从河东园山,经王家桥、木桥、一直延伸到东皋岭,回头东望,气势浩浩荡荡,尽显“十里红妆”之喜庆,如此排场,非普通平民所能及,更是直观地反映出陈琏一房气派与富有。

  经学致用 造福桑梓

  在以儒学为正统的封建社会体系里,其核心价值“经学致用,益于国事”是多数崇德尚贤、有识之士的追求目标,以此名垂千古,流芳百世!

  园山陈氏也不例外,在“琏房”的老宅里,珍藏着一块祖传将近两百年的“残匾”。因上世纪六十年代放置于猪圈围栏,而“面目全非,不成模样”,中间板面“乐善好施”四字荡然无存,幸两侧落款清晰可见。至左向右,署定海县事李景韩,为贡生陈士勋立。道光七年十一月,穀旦。

  道光五年(1825),李景韩任定海知县,任职期间,宽严并用,法纪分明。为便于工作开展的胸有成竹,得心应手,常奔走于定海各岙乡绅耄耋之间,交流探讨,悉知民情。而白泉历来以殷富闻名,李景韩更为关切,在得知陈世勋的诸多行善举措后,县府记录在案;并亲赐“乐善好施”,以示褒奖。

  据定海《光绪厅志》载:世勋捐田五亩助节孝祠,汇建石坊于祠前。今走访证实,陈世勋所捐建的“陈氏旌节坊”位于河东王家桥旁,1942年,因日军修筑军用公路而被拆除,毁于一旦。《定海县志》曾记载:学节田,五亩七分,在白泉园山,陈氏捐助。此后,1946年,定海县参议会公产管理会记录:白泉,节孝坊项下,田五亩七分,扣入租谷,一千一百四十斤。综上所述,陈世勋之所以获得“李县长”之褒奖,正是因其践行着经学致用,造福桑梓的思想价值,“乐善好施”四个大字在其身上体现的名符其实。

  陈琏房后人描述,其先祖曾出资捐建白泉崇圣宫戏台一座。每逢庙会,便邀请其族人观看庙戏,待戏曲结束,又办以宴席而盛情款待。同样,在庙会游行当日,陈琏房也备有素斋,供参与庙会游行之人食用,此渊源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据光绪《定海乡土教科书》载:崇圣宫祀奉东岳之神,每至庙会(白会),雇梨园以演戏,或三四日、四五日不等……其间热闹空前。

  今天,“陈琏房”中堂上的新置匾额“乐善好施” ,四个大字与老屋相得益彰,更显熠熠生辉,为其家人带来了无尽的荣耀与美谈。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余恩伟 舟山日报